cossp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新白蛇問仙 舒楠澤-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小鎮推薦-obfdl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飞天真危险啊……”
袁姓小子擦擦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
高空风大汗水很快挥发,待得久了感觉快要冻僵,回想刚刚恐怖恶鬼连个疼字都没来得及喊出就碎了,太惨,天上当真凶险万分,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
“公羊,我们回去吧,小爷请你逛五次彩云楼。”
嗯?怎的没动静?
该不会又看见恐怖恶鬼了吧?
急忙回头,并未发现异常,伙伴公羊小子只是低头鼓捣什么东西。
“公羊?你在作甚?”
血色玫瑰
公羊姓氏年轻人抬头,手里拿着一块类似齿轮的零件。
“袁兄,别乱花乱写了,写点遗言吧,别忘了彩云楼瑟儿姑娘求你帮忙批八字看姻缘,她给过钱的。”
“咦?此物?小爷记得是核心部件?”
果實帝國 耕田
脸色发白的公羊小子点点头,证实袁姓小子没看错。
“……”
俩人对视一眼,急忙抱住扶手。
硕大机关鸟翅膀煽动几下出现卡顿现象,没等坚持多久忽然停住,然后,机关木鸟骤然下降高度,速度快的差点把俩年轻小子甩出去!
“啊……”
“吾命休矣……”
机关鸟勉强滑翔,袁姓小子感觉自己正穿过一层又一层白云,水汽扑面凉飕飕,心底却多了丝安慰,还好,有白云说明没掉进地狱裂缝方向,即便摔死也不会被恶鬼吃掉,至少无须担心家人弄个衣冠冢。
没有生命保证的情况下,引力体验并不会感到快乐,生命倒计时的感觉非常糟。
绝望时,机关木鸟居然煽动两下。
好歹缓住下坠速度,公羊小子努力操纵让木鸟滑翔。
大地越来越近,滑翔飞过溪流山丘,径直朝一片茂密山林而去。
“哈!天不灭我兄弟二人!”
公羊姓氏年轻人见状大喜过望,枝叶茂密不至于摔得太疼。
谁知命运总爱开玩笑。
一阵风吹过,机关木鸟转个方向朝直奔荒草地……
接着便是罕见空难事故,落地,滑行,翻滚,以及两个男性生物的尖叫,机关鸟翅膀和鸟腿各奔前程。
俩年轻人就觉得眼前画面不断变换,一会儿天空一会儿杂草,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不疼的地方……
附近有个树墩。
有只肥硕兔子趴着享受阳光,亲眼目睹二人坠地壮举。
草丛里窸窸窣窣冒出颗鸡窝脑袋。
“哈哈哈!某竟然还活着!”
戀人未滿 聞人
左右看看,只有些许破碎机关木片。
“咦?袁兄呢?”
爬起来一看,伙伴正在不远处木板堆里翻找东西,没死也没轻伤。
公羊一瘸一拐走到伙伴跟前,看见伙伴手里拿着之前写写画画的木板在沉思,费劲上天就为了画画,难道凭借这些能够发现问题?
袁姓年轻人鼻青脸肿,艰难捂腰起身,手指连点快速推算,表情难看。
“袁兄到底发现了什么?”
“唉,多事之秋啊,地狱裂缝不仅仅只是让恶鬼越界作恶,背后隐藏更大阴谋。”
“如何见得?”
“你自己看看吧,这些是地狱裂缝所在。”
木板递给公羊,即便只懂机关术的公羊也能通过标注看出问题,一个个裂缝恰好处在某些位置,整体看起来像个巨大阵法……
……
娘子且慢行
傍晚。
湖泊水岸。
水中夕阳近山峦,鸬鹚归舟,渔夫划桨返回码头。
远远能看见道门仙山福地,借地利之便,小镇水运偶尔忙碌,运送生活物资的大船会停靠码头,距仙山太近,没有乡匪恶霸胡为,百余户人家临水宁静而居。
仙人或修行者可乘坐浮空舟船去往仙山,普通人只能走水路远远一观。
小镇因往来客旅逐渐富裕,酒楼客栈俱全。
傍晚时分仿佛风也变得慵懒,湖水平静可见红日倒影,成群肥鸭划水上岸,嘎嘎乱叫使劲儿抖抖羽毛,排着队扭来扭去往家返,与慢悠悠耕牛同行。
码头岸边,上了年头的木楼。
后院厨房热气腾腾,满头大汗的胖大厨将冒热气铜锅交给妇人。
妇人接过铜锅垂首用头推开布帘,快步出了后厨,打招呼从坐满食客的客桌间穿过,快步登上楼梯来到二楼,二楼空间不大仅有三桌,径直走向只坐了个白裙女孩那一桌。
“姑娘久等了,你的酸菜鱼~”
铜锅放好,味道香喷喷很有食欲。
傲武蒼穹
“再来一碗白米饭。”
“好嘞~姑娘稍候~”
妇人麻溜下楼,白雨珺翘起二郎腿悠哉吃美食。
本来打算直接飞去道门访友,奈何嗅觉强大,路过小镇上空时被香味吸引落入凡尘,凭本事找到这家小店。
夫妻二人经营小店,做菜认真,别有一番味道。
美食,并非高高在上,各处美食都有独特味道,充满仪式感的宫廷,山野乡间偏僻小镇,只要认真去寻找总会有惊喜。
白雨珺喜欢坐窗前吃饭,看风景吹风吃饭浓浓人间烟火气。
窗外,牛蹄踩青石路面声有些沉,拎肥鱼的汉子脚步匆匆,孩子娘大声招呼在外疯玩的孩子回家吃饭。
某白手捧快有脸大的瓷碗惬意享受美味。
新鲜草鱼烹制,酸辣可口。
特别下饭。
傍晚总是过得很快,火烧云短暂,天色越来越暗。
網遊之怒焰騎士
家家户户亮起灯火照亮窗户,屋顶炊烟起,湖泊寂静夜色淡蓝微暗,忙碌了一天的码头小镇渐渐安静。
老板娘送来一支蜡烛点亮,某白没用,而是掏出一颗拳头大夜明珠照明。
又拿出一粒种子扔到花盆里,很快长出藤蔓。
将夜明珠在藤蔓挂好,顿时没了窥伺,这可是正经仙术。
小嘴灵活剃掉鱼刺吐出来。
吃美食不耽误正事,之前总感觉哪里不对,隐匿行踪悄无声息于小镇落脚,施展天赋短暂注视未来,想看看到底谁敢对自己不利。
一段段画面从眼前闪过,进入道门,码头看见一些奢华楼船。
冥冥中感觉那些楼船有问题,但看不清船帆大字。
吃一口酸菜,嚼也不嚼直接吞咽。
又忘了要咀嚼……
主攻計劃
“不对!除了这些船,好像另有矬鸟藏身暗处!是谁在作死?”
气愤之下吞咽鱼肉,米饭同样忘了嚼。
难道本龙尖牙利爪不利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