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41ev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931、生死盤問,姜通破計閲讀-0zy5c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见三者出现。
郑拓暗道一声遭了。
从他收集到的信息中有了解关于外界一些比较知名的王级强者。
眼前这位姜通,便是其中之一。
实力在王级中有大王境,头脑聪明,经常活跃在南域,可以说是姜家的代表人物。
此人的出现,恐怕不会是什么好事啊!
该如何应对,郑拓脑中急速转动。
“秦家长老,我们又见面了。”
段红露出比较僵硬的笑容,看向郑拓。
刚刚她可以说被对方呵斥着离开,此刻有返回,在见面终究有些尴尬。
“小友可是秦家长老!”
姜通笑眯眯上前,如此说道。
郑拓看看姜通,在看看段红,而段红身边的男子应该就是段崖才对。
段家的几个狠角色,今日算是差不多都遇到了。
“姜通长老,有事?”
郑拓回应,张口叫出姜通名字。
“小长老认识我?”
姜通一副惊讶模样。
对此,郑拓没有给其好脸色。
秦家与姜家本来就存在竞争关系,私下里双方家族弟子也会争斗,甚至有伤亡情况出现过。
宿敌之名,或许如此。
“姜通长老,明人不做暗事,有什么事便直说,如此遮遮掩掩,不像你姜家风格啊!”
郑拓并未畏惧三者。
若动手,三个绑一起也打不过自己。
当然。
那需要本体出手。
本体出手,便是大事。
“好,痛快,秦家少有如此痛快之人,既然你这般说,我就直说了,段峰是不是你刚刚斩杀掉的。”
姜通正面询问郑拓是段红与段崖没有想到的。
姜通不像是如此莽撞之人啊!
“段峰死了?”
郑拓低语,“怪不得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我,原来是以为我干掉了段峰。”
如此话语,姜通三者并未回答。
“那段峰的实力已有王级了吧。”
郑拓慢条斯理的说着,丝毫不慌。
“没有错,我四弟的实力已经突破,达到王级水平。”
段崖回应,警惕非常的望着郑拓。
“所以,你们觉得是我斩了他?我一个出窍期初期的修仙者,干掉了王级强者?”
郑拓这般放低姿态,效果着实不错。
在三者心中,王级强者与出窍期压根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出窍期能够斩杀王级不假,毕竟在修仙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但此时此刻,这般事若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恐怕难以相信。
“是不是你斩杀的,马上便会知晓。”
綁架你,迫嫁他
姜通十分果断与狠辣,抬手抓向郑拓。
郑拓见此,当即欲要躲开。
但是忽然。
王级灵压降临,向他压来,一时间让他无法动身。
“姜通,你这是在与我秦家开战吗?”
郑拓言语中满是狠辣。
“你敢动我一下,我秦家必会与你不死不休,到时候两家开战,你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郑拓试图说服姜通不要同手。
姜通这家伙毕竟是王级强者,若动手,保不齐会发现些什么。
但这姜通不管不顾,直接出手,向他抓来。
姜家从来不会惧怕秦家,长老间的交手也非常常见。
面对姜通出手,郑拓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姜家与秦家本就不对付,万一这家伙有杀心,自己不就危险了。
心中一动,催动法门。
嘭……
那将他禁锢力量被当场震飞。
同时。
整个飞舟瞬间解体爆炸,当即将此刻危机解除。
“姜通,你也是有名有幸的强者,竟然对我一个出窍期出手,还真是不堪啊!”
郑拓低语,不善的望着姜通。
“哈哈哈……秦家小友,你在秦家既有长老之职,便是与我平级的存在,来来来,段崖兄,帮我做个见证,让我与这位秦家小友好好切磋一番。”
姜通说着,起身杀向郑拓。
面对王级强者的针对,郑拓眉头微皱,转身就要跑路。
“我认输。”
魔小七突然开口。
如此话语,让杀来的姜通一顿,显现闪到老腰。
魔小七笑眯眯,古灵精怪的很。
“既然姜通长老说切磋,我们认输便是,姜通长老为王级强者,我们二者仅仅只是出窍期,出窍期怎么可能打得过王级,与其被姜通长老羞辱,倒不如直接认输。”
魔小七这般言语,让姜通属实没有想到。
秦家是大家族,大家族因为站在最高峰,对力量的追求变弱,所以大家都好面子。
秦家如此年轻长老,定然是性格高傲之辈。
谁想到,竟然主动认输。
“没错,我们认输。”
郑拓反应很快,“姜通长老的实力我略有所闻,王级强者中也是极强的存在,我若为王级,定然愿意与姜通长老切磋,但我如今实力只有出窍期,恐不是姜通长老你的对手,与其被羞辱,不如认输来的痛快,咱们来日方长,待得我突破王级,定会找姜通长老讨教,告辞。”
郑拓一口气说完,便是转身离去。
魔小七紧随其后。
二者看着即将离开,姜通当即身形一动,挡在郑拓前路位置。
“站住!”
姜通拦住二者,表情倒是显得很轻松。
“还不知道两位小友叫什么,姜家与秦家虽有宿敌之称,却也是时常切磋交流,改日我若去秦家,定然会前往小友住处主动拜会。”
姜通这般说着,听上去并无异色。
郑拓看看姜通。
“我叫秦皇,此为我道侣娟儿。”
郑拓爆出两个对他自己来说都很陌生的名字。
“秦皇?娟儿?”
姜通默念二者名字。
“秦家的出窍期的确很多,但这其中,似乎并没与这两个名词吧?”
姜通的语气颇为不善。
“我听闻秦皇小友手中有长老令牌,不知道可否给我观看一二,若我确认秦皇小友身份,自不会在纠缠。”
姜通拐着弯要看郑拓手中令牌。
郑拓不解?
难道这其中有何猫腻不成?
他看看身后已呈三角之势将自己与魔小七包围的段红与段崖。
似乎自己若不拿出秦家令牌,几人就会出手来硬的。
手心一动,秦家令牌在手。
以特殊金属炼制的秦家令牌上,一个大大的秦字出现。
在郑拓力量催动下,那秦字散发出阵阵独属于秦家的气息。
“果然是秦家令牌。”
姜通点头,确认如此令牌。
“看来秦皇小友果真是秦家长老,幸会幸会,幸会幸……”
正说着,姜通突然出手,杀向郑拓。
对此郑拓早有准备。
哗啦啦……
鲲鹏翼出现背后,手臂一动,将身旁魔小七抱在怀中,瞬间消失在原地,躲过姜通袭杀。
没有任何停留,鲲鹏翼被郑拓催动,向远方飞去,速度之快,眨眼间消失不见。
“追……”
姜通一马当先,追向二者。
段红段崖虽不解为何,但仍旧紧随其后。
途中。
“姜通长老,为何如此?”
段红不解。
对方不是已经拿出秦家长老令牌,怎么姜通反而直接出手针对对方。
难道姜家与秦家的关系,已经恶劣到需要干掉对方年轻弟的程度!
“很简单。”
姜通望着远方那随时可能消失的小黑点。
“这个秦皇手中的令牌是真的,但这个人绝对是假的,其并非秦家之人。”
姜通如此说着,加速飞行。
“怎么说?”
段崖不解,并未看出任何破绽。
“这个秦皇手中的令牌的确是秦家的令牌,同时也的确是秦家的长老令牌,但是这秦皇手中的这一块令牌只属于一个人。”
精通眼中浮现出某个狠辣角色的身影。
“谁?”
“此人你们也认识,便是秦桓!”
“什么?”
段红与段崖惊愕不已?
“秦桓不是已经失踪多年,当年秦桓失踪,秦家差点将整个修仙界掀翻,其令牌,怎么会在这秦皇手中。”
段红与段崖了解到的信息不多,属实难以做出判断。
“实际上,其中内幕,我也并未全部知晓,只不过秦桓的令牌我当年有所接触,所以知道这令牌的气息,刚刚查看,绝对不会有错,那种气息,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说到这里。
姜通不由感觉自己脸颊火辣辣的生疼。
他所谓的亲密接触,便是当代被秦桓以这块令牌扇过巴掌。
秦家秦桓,霸道非常的体修,当个在修仙界,绝对是堪称一霸的存在。
该死的家伙竟然还活着。
姜通杀意涌动。
也好。
当年你羞辱我之仇,我始终没有忘记。
今日我便抓住这二者问个明白。
你若活着最好,我定然要报当年被你羞辱之仇。
若你已死掉,也是最好,省的我出手,脏了我的手。
“秦皇与这娟儿竟然有秦桓的东西,且秦家令牌十分贵重,能被秦桓赐予令牌,二者与秦桓的关系怕是匪浅啊!”
段崖如此分析。
试图寻找出二者是否与斩杀四弟之人有关。
“秦皇?”
姜通嘴角露出笑意。
那贪婪之色,比已经被干掉的段峰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人不是秦皇,此人是无面,东域的传奇人物无面,而其身边的,应该是就是其道侣,魔族的魔小七。”
姜通这般话语。
在度让段红与段崖惊愕!
二者不是秦家之人已经够劲爆。
现在。
这二者不仅不是秦家之人,竟然还是东域之中的两位明星人物,无面与魔小七。
无面与魔小七,原罪榜上的存在。
二者皆在前十。
干掉二者所能获得的宝物,怕是王级强者都会心动。
且二者的实力极强。
若是二者提前布置,或真能斩杀四弟段峰。
“难道……真是如此二者斩杀的四弟不成!”
段崖望着远处那随时都可能消失的小黑点杀意涌动。
“段崖兄,不管是不是他们二者,你们已经失去线索,不如就当是他们二者,以此理由对二者进行截杀,干掉二者,获得奖赏,对你们段家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姜通与段崖说着,“至于段峰道友之事,后续在慢慢查,相信定然会有一个结果。”
有姜通如此之言,段红与段崖互相看看。
“二哥,我听说这魔小七与无面手中皆有一件先天灵宝,若能将二者干掉,获取两件先天灵宝,那对我段家来说,绝对有质的提升。”
段红想到日此,当即热血沸腾起来。
先天灵宝在修仙界中无比少见,若有两件先天灵宝,段家定然能够在上一个台阶。
不说与姜家秦家比较,就是其它宗门,恐怕因为因为这两件先天灵宝,礼让他们段家三分。
段红所言,段崖岂能没有想到。
两件先天灵宝,那绝对是他们不敢想象的资源。
当然。
“姜兄,我听说这魔小七与无面曾斩杀过你姜家弟子姜鹏,且魔小七手中的先天灵宝还是从姜鹏手中抢夺,可是真有此事。”
段崖实际上早已经知道其中信息。
这种事早就在修仙界传遍。
他只不过是照顾姜通情绪,如此多有一问。
“没有错,无面与魔小七在那潜龙会上,硬生生逼着姜鹏被斩,后姜鹏手中法宝也被魔小七所夺得,其手中的先天灵宝,本应该是我姜家所有。”
姜通言语中满是杀意。
姜鹏好赖也是我姜家之人。
我姜家之人岂容他人羞辱斩杀。
“既然如此,姜兄你我合作,干掉无面与魔小七,回头魔小七手中先天灵宝归姜兄所有,那无面手中的先天灵宝兄弟我厚颜,便是留下,如何。”
段崖可不傻。
虽说与姜通为多年好友,但就因为是好友,所以在利益面前才要讲清楚。
特别是这关于先天灵宝的分配。
先天灵宝这种东西对姜家来说都绝对是宝贝中的宝贝。
若不提前说清楚,回头姜通唤来姜家其他强者,恐怕他们段家二人,便是给姜家打工。
到时候别说先天灵宝,怕是那原罪榜上的好处,他们也一分别想得到。
“没错。”
段红反应很快。
“无面与魔小七的确该死,竟然敢动姜家之人,甚至斩杀,我二者定然帮姜兄将这二人拿下,以祭奠姜鹏师侄在天之灵。”
段红与段崖如此话语听在姜通耳中。
以其聪明程度,岂能不知二者所言何意。
“多谢段崖兄与段红妹妹相助,你我三人,足够拿下二者,回头二者手中法宝你我平分,二者那原罪榜上的奖励你我平分,不过最后,二者的尸体我恐还要带回姜家领赏,到时候,我便不客气了。”
姜通所言,听在耳中舒服非常。
“好,有姜兄此话,你我三人便组成联盟,将这二者拿下。”
段崖将此事敲定。
三者算是组成小联盟,冲杀向郑拓与魔小七。
王级强者的速度已经够快,但是他们追赶的是拥有鲲鹏翼的郑拓。
鲲鹏翼黑色的羽翼被郑拓催动,加速之下,速度快到极致。
“真是倒霉,竟然遇到姜通这种家伙。”
郑拓跑路之中,摇头表示有够倒霉的。
姜通作为姜家万事通,其对秦家的了解,绝对不是段红段崖能够比较的。
其知道自己手中秦家令牌有问题他并不意外。
只是怎么会这么倒霉,在这里遇到姜通。
按理说不应啊!
东域很大,人王壁垒很大。
他离开东域的路线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可以说。
能够避开的危险,他都会选择避开。
但就算如此。
一路行来。
不仅遇到三个打劫魔小七的亡命之徒,还遇到段家段峰。
现在又遇到姜通这个姜家的万事通。
说真的。
他如此路线能够遇到几人的几率,简直和连续三次中五百万材料没有区别。
巧合。
应该是巧合。
此事还需观察,暂且全部都是推测而已。
“无面,现在怎么办。”
魔小七被郑拓双手抱在怀中。
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背后三位王级强者传来的压力。
那压力直挺挺,宛若三头上古猛禽。
那种压力已将他们二者锁定,无法挣脱
除非他们二者能够瞬间拉开与三者的距离,如此才能拉开锁定。
不然。
将被持续锁定中无法脱身。
“方法有很多,但问题是,你我若是逃走,这三人恐怕会穷追不舍,其中段家二者倒是没有什么,只有那姜通,其定然会在跟丢你我后通知姜家,让姜家布局,将你我禽杀。”
郑拓如此分析。
“想来也是。”
魔小七点头,“你已经暴露鲲鹏翼,姜通这万事通应该知道鲲鹏翼属于无面,恐怕如今你我的身份都已暴露,回头,若你我出现在这里的信息散播出去,这诺大修仙界,将会有无数人汇聚来而来禽杀你我,到时候,你我恐怕连东域都回不去的。”
此刻的事。
绝对不是简简单单被三位王级强者追杀这么简单。
往长远了说,此刻他们二者若处理不好眼前之人,很有可能遭受到整个南域的集体围攻。
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三位王级。
到时候可能就是三十位三百位王级,还有数之不尽的其它修仙者。
想到此处。
魔小七忍不住往郑拓怀里缩了缩。
她可不想被那般多人围攻,如果真是那样,定然会死得很惨。
“事已至此,你我最好的方法,便是干掉这三人,让这个秘密永远成为秘密。”
郑拓露出狠色。
若放在以前,面对三位王级,他只有逃命的份儿。
但是现在。
他已是王级强者。
就算本体不能随便出手,但此刻的他面对王级强者,同样游刃有余。
别看他如今是道身,道身也是有不死不灭神功加成的,道身也是能运用自己所有手段与神通,只不过相对来说威力会小上许多。
以他如今道身的强度,恐只有本体五成实力。
作为王级强者的他,五成实力,配合上手中先天灵宝,阵法,神通……足以媲美王级中小王境,甚至大王境的强者。
作为一名在王级实力便遭天道压制的修仙者。
他若没有这点本事,怕是天道也不会选择压制自己。
“干掉三位王级?”
魔小七的表情看上去很精彩。
“郑拓,那可是三位王级强者,不是三位出窍期,也不是三位元婴期,而是三位王级强者,其中姜通还是大王境的王级强者,若只有一位王级强者,我倒是无惧,但三位,你我恐怕难以正面匹敌。”
不是魔小七害怕,而是本来就没有办法打。
她并不知道郑拓此刻已经是王级强者,更不知道此刻的郑拓,拥有能够斩杀王级强者的实力。
在她眼中郑拓很强,比自己还要强。
一对一面对王级强者,郑拓或许有三成胜算。
但是他们可是面对三位王级,其中姜通的实力为王级大王境,比段红段崖加起来都要强。
如此三位敌手,若选择正面硬碰硬,当真属实难以应对。
“你的担心我明白。”
郑拓点头。
“但现在你我不干掉这三个家伙,后面的路会更加难走,甚至我能够预想到,不干掉这三人,后面的路将一步一个坎,不如趁现在还有机会,将三者干掉,保证后面的路顺畅,危险或许有,但只要计划周密,并非不可能。”
有郑拓所言,魔小七便是也有了信心。
她不是优柔寡断之辈。
作为魔族,从小生活在魔族那种环境中,她魔小七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你有什么计划,说说看。”
魔小七主动询问,准备大干一场。
“计划并不复杂。”郑拓道:“段红,段崖,姜通,三位王级,其中段红实力最弱,我会暗中布置阵法,然后将段红引入其中围困。剩下二者中,姜通实力最强,交给我来处理,你负责拖住段崖,当然,你若能干掉段崖最好不过,但记住,千万不要勉强。”
郑拓道出心中计划。
幸亏自己不仅仅是一名修仙者,还是一名阵法师,还是一名傀儡师。
你看看,说什么来着。
多学一点,在这诺大修仙界,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能用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从而救自己一命。
“没问题,段崖交给我,待得我干掉段崖,便会去帮你干掉姜通,在这之前,你可不要被斩啊!”
魔小七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言语中颇为玩味。
“放心吧,姜通对我早成不了多少伤害,反倒是你要小心一些。”
郑拓回应魔小七:“段崖的实力很强,其已踏足王级有些年月,绝非段峰这刚刚踏足王级的小王境能够匹敌的强者。记住,万分小心,切莫不可强求,如果感觉自己打不过就快跑,我会暗中安排傀儡辅助你,相信只要你跑,段崖绝对追不上你。”
郑拓言语中颇有关心味道。
二者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况且也是经历过生死的朋友。
这般关心,倒并无他意。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看我如何斩杀段崖,助你我脱困。”
魔小七自信非常。
小七大魔王从来就有这个底气。
只不过在郑拓身边,就算是神阳,恐也要暗淡几分。
“嗯。”郑拓点头,“本来,我是打算将段红段崖一起围困的,但我知道你性格,肯定会选择主动与一人对战,如此战斗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历练,若能在出窍期便亲手斩杀王级,相信你距离王级,也将不远。”
郑拓有什么说什么。
他还是希望魔小七的实力能够尽快变强。
既然甩不掉这个小跟班,那就让这个小跟班变成能够独当一面的大魔王。
“哎呦……看不出来,你还挺了解我,说,是不是偷偷调查过姐。”
魔小七大大方方,颇有大姐大风范。
如此时刻还能开玩笑,魔小七还真是自己的好友啊。
计划制定完毕,接下来的便是实施。
“抱紧了!”
郑拓说完,抱着魔小七的手臂紧了紧。
魔小七不明所以,但下一秒,当即死死将郑拓抱紧。
抱紧的原因是郑拓竟然一头冲向地面,大有一副撞死自己的样子。
当然。
郑拓的行为没有这般无厘头的跳跃。
他全力催动鲲鹏翼时撞向大地,在即将接触到大地时,当即使土遁。
嗖……
瞬间没入大地之中,消失不见。
修仙界的大地与东域大地一样,皆有被某种特殊力量加持。
后方。
紧紧跟随的三者见此,当即各自手中取出一枚土遁符捏碎。
修仙者,就算是王级强者,也并不是谁都像郑拓一样十项全能。
土遁符被捏碎,有昏黄的光将三者包裹,三者便也拥有了土遁的手段。
持续时间虽然有限,但架不住土遁符足够使用。
三者不由分说,冲向地面之中,继续追赶郑拓二者。
就算钻入大地之中,只要他们能够将郑拓二者锁定,便不会丢失目标。
修仙界界大地之中蕴含的力量,还不足以完全阻挡他们的神识。
三者冲向地面。
但还不等三者钻入大地之中,郑拓与魔小七便从另一面的大地之中钻出。
郑拓继续驾驭鲲鹏翼,于空中急速赶路。
鲲鹏翼属于翅膀,翅膀就应该属于天空。
明显感觉到郑拓的速度比刚刚快上许多。
“有猫腻?”
姜通低语,看向刚刚二者消失的地面。
“探查交给我,你们二人继续追赶。”
段红知道自己实力最弱,所有这种事肯定是要自己来动手。
“小心一些,无面与魔小七诡计多端,姜鹏就是因为上当,所以才被二者干掉。”
姜通嘱咐一声,加速继续向郑拓杀去。
“三妹小心一些。”
段崖同样嘱咐一声,继续赶路。
段红暂且停下脚步,看着刚刚郑拓钻入的地面之中。
“出窍期而已,能有什么特殊手段,难道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布置出七阶杀阵法不成。”
段红身形一动,钻入地面之中。
大地之中,一片漆黑,她只能依靠神识寻路。
根据刚刚郑拓二者的速度,她迅速检查周围一片区域。
在她的检查中,的确有问题出现。
“哼!在我面前玩这种把戏,你们两个还是太过年轻。”
段红果断出手,轰杀向那有问题的一片区域。
但在她出手瞬间,她的周围,当即有七阶顶级困人阵法被激活。
“想困住我,你们也配。”
段红身形一动,便要窜出地面,离开此地。
但是忽然!
她头顶之上有一股强横气息降临,试图将他阻拦。
细细感受,那竟是一头凶兽。
状若凶兽,浑身火红,头生双角……
这凶兽此刻口中发出年年年的怪叫声,向她冲杀而来。
“出窍期而已,你敢拦我。”
段红当即拍出一掌。
年兽见此,怡然不惧,当即口中吐出年光。
年光五颜六色,宛若彩虹,狠狠与段红相撞。
年光华丽非凡,杀伤力也不是不俗。
但在段红面前属实不够看,被其一掌拍碎。
段红速度不减,瞬间杀到,年兽面前。
“给我死!”
段红出手,火红手掌如烙铁,狠狠拍向年兽脑门。
年兽见此不甘示弱。
其脑门所在,当即浮现出一枚郑拓的天道印记。
如今的天道印记强横非常,出现后,当即引来段红惊讶。
但惊讶归惊讶。
她此刻已经挥出一掌,完全无法收回。
“嘭!”
闷响肆虐。
段红火焰掌狠狠拍在年兽额头那天道印记之上。
双方接触,当即各自被震退。
“好厉害灵纹!”
段红在度惊讶出声。
那灵纹给她的感觉强大无比。
自己的火焰掌竟然无法对其造成伤害。
如若不然,单单就这一掌,便足以将这火红凶兽拍死。
段红惊讶,反观年兽。
其被段红一巴掌拍在脑门之上。
王级强者愤怒一击,它属实难以承受,瞬间解体,化为十二神将。
十二神将解体后,当即消失于滚滚烟雾之中。
滚滚烟雾袭来,将此地包围。
七阶顶级困人阵法已经启动,将段红包裹其中。
“无面,你以为单凭这仅有阵盘的七阶阵法就想将我困住,你也太小瞧我王级强者的手段了吧。”
段红杀意腾腾,当即爆发出一股强横冲击波。
强横冲击波肆虐,震动当前七阶顶级困人阵。
不过这冲击波就在强,也难以将周围迷雾冲散。
迷雾之中,阵法四周。
十二神将盘膝端坐,手中各自催动法门,加持此刻阵法,将段红围困其中。
七阶阵盘加上十二神将出手,暂时能够勉强将段红围困其中,无法离开。
段红暴虐非常,全力出手轰杀此刻阵法,试图脱困。
另一面。
姜鹏与段崖急速飞行,持续追杀郑拓与魔小七之中。
“三妹的气息消失,应该是被困在阵法之中。”
段崖此刻开口,如此说道。
“看来,不用在继续寻找凶手,无面与魔小七,便是斩杀我四弟的凶手。”
段崖知道。
能够以阵法将三妹围困无法脱身,无面与魔小七,定然拥有斩杀四弟的手段。
要知道,二者手中皆有先天灵宝。
阵法配合先天灵宝,斩杀四弟,绝非不可能之事。
“无面魔小七,给我站住,还我四弟命来。”
段崖怒吼,全力加速,冲向二者。
姜通见此,若有所思。
无面与魔小七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居然能够斩杀王级强者。
要知道。
王级强者与出窍期强者,完全是一种生物。
双方的差距之大,属实难以用道理计算。
但在修仙界中,出窍期斩杀王级这种事并不是没有出现过。
大家都是修仙者,王级强者也有打盹被算计的时候。
在他心中,只要手段合理,计划周旋,出窍期斩杀王级并不会很困难。
不管如何。
终究要小心一些才是。
姜通心中一动,有白光从身上消失,钻入地面不见。
身形加速,紧随段崖身后,杀向郑拓与魔小七。
该追杀还是要追杀的。
傲視諸天
二者手中不仅有先天灵宝,二者的性命在那原罪榜上,皆有极高报酬。
干掉二者。
先天灵宝,原罪榜奖励,家族奖励,名声奖励……
太多太多好处。
就算知道二者很强,能斩王级强者,他也不会放弃,选择追杀二者,将二者干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堂堂王级强者,岂有被一则消息吓退之理。
段崖与姜通猛然加速,杀向郑拓魔小七。
感受到暴怒中的段崖杀来,郑拓看向怀中魔小七。
“依照计划行事,听好,稳住,别浪,有危险就跑路。”
郑拓告诫魔小七:“最后,若你我失散,便去这个地方回合。”
郑拓取出一份地图,交给魔小七。
魔小七接过地图,观看一眼后,便是将地图烧掉。
“好,你也小心行事,姜通实力不弱,万万不可大意。”
魔小七说着,便是翻身离开郑拓怀抱。
她催动魔镰,继续前行飞行。
同时。
郑拓暂时停止前行,作为诱饵,引段崖与姜通杀来。
“无面,你给我死,给我死,给我死……”
段崖暴怒,咆哮着冲向郑拓。
“段崖长老,我与你无冤无仇,何故咒我死,堂堂王级强者,竟没有一点强者风范,失望,真是失望啊!”
郑拓说着身形移动,向另一个方向飞出一段距离,保持着与二者的安全距离。
“哼!”
清穿熙心懿世緣 智律兒
段崖杀意涌动。
“你斩我四弟的时候,可是这般说的无冤无仇,无面,今日谁来,你都要死在这里。”
段红杀气滔天。
四弟被斩,对于段家来说,无疑是非常沉重的打击。
原本四弟刚刚突破王级,对段家来说,多出一位王级强者,必然让整个段家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在这仙路即将开始的时刻,段家有如此人物出世,当真是一级强心剂,让段家整个家族对未来充满信心。
但是现在。
四弟竟被斩杀,还是死在出窍期强者的手中。
这不仅仅是对段家士气的打击,更是让人看了笑话啊。
“段崖长老,说话要将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斩杀了你四弟段峰,难道王级强者就能这般冤枉好人吗?”
虽然段峰该死,但郑拓打死都不会承认是自己斩了段峰。
混沌劍神
若承认,必将会出大事。
“强词夺理,待得我将你镇压,直接搜魂,我看你还有何狡辩之言。”
段崖杀意涌动,竟要对郑拓出手。
郑拓见此,顿感不妙。
自己若对上段崖,岂不是说魔小七要对上姜通。
段崖与姜通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姜通已是王级中的大王境,而段崖仅仅只是小王境。
二者别看仅仅只是差了一个境界,那可是天差地别。
若姜通对上魔小七,恐怕魔小七属实难以应对,搞不好魔小七可能被镇压,甚至斩杀。
不行,必须要自己对上姜通,绝对不能让姜通去找魔小七。
“姜兄,无面交给我来处理,让我给我四弟报仇雪恨。”
段崖杀意涌动,整个人状若杀阵,已彻底将郑拓锁定。
姜通看了看杀气腾腾的段崖,在看了看正看向自己的无面。
“好,将他交给你,我去追魔小七,不过段崖兄千万要小心行事,无面此人手段非凡,你若不小心,就可能着了道,被其所害。”
姜通说此话时没有看段崖,而是一直盯着郑拓看。
“放心吧姜兄,小小出窍期,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能奈我何。”
段崖倒是颇为自信。
“好。”
姜通说着,身形一动,向魔小七离开的方向杀去。
“站住!”
帥哥請你給點力
郑拓当即出手,将姜通拦住,不让其追赶魔小七而去。
“你们两个若想交手,我便陪你们二者玩玩,想要离开,除非从的尸体上踏过去,不然,谁都别想走。”
郑拓拦着二者,准备动手。
“凭你一人敢阻拦我二者,怕不是那魔小七去请救兵了吧。”
姜通聪明非常,想到此处。
若魔小七真的请来救兵,就算只有一位王级强者,恐怕也会让场中局势发生改变。
改变对此刻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姜兄快去追赶魔小七,他交给我来处理。”
段鹏说着,身形一动,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眉头微皱,感觉事情变得复杂,似乎并未向着自己设计好的方向而去。
姜通见郑拓如此模样,当即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个家伙,果然如传闻般小伎俩极多。
幸亏自己足够谨慎,才没有因此上当。
若他们二者被拖住,魔小七请来救兵,到时候谁是猎人谁是猎物,恐怕还不知道呢。
没有犹豫,当即脱离战场,加速向魔小七所在方向追求。
“站住,给我站住!”
郑拓试图阻拦姜通,但段崖的攻杀已到,属实让他难以脱身。
鲲鹏翼颤动,躲开段崖攻杀后。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姜通消失在视野中而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