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coc都市小說 人魔之路-第1027章 尋跡而至(求訂閱)推薦-13mf1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冥炼术,是北河当年在南土大陆上,还是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时,用师弟陌都,从天尸门太上长老手中交换而来的。
此术无法施展什么实质性的攻击或者防御神通,但是却能够强大自己的精神力,增强自己的神识,以至于记忆力都会变得超乎寻常的强悍。
截教次徒
他也是仗着此术,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给他的修行带来了诸多的便利。
而冥炼术除了修炼速度缓慢之外,这些年来,北河倒也没有发现此术有何不妥。
他是没有想过,冥炼术竟然还能生出某种奇特的感应。
不止如此,就在那种奇特的感应刚刚生出来,并让北河警觉之际,突然间又消失了。
一连两次的相同表现,让北河当即变得越发警惕。
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是万古门的高阶修士发现了他,应该仅仅是冥炼术自身的原因。
分分合合才是愛
在他看来,或许是有什么能引起冥炼术感应的宝物,或者是能引起冥炼术波动的人,就在他所在这座矮山的上方。
沉吟间北河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而后看向身侧的银甲女子含笑道:“老夫先行告辞了。”
说完后,他便拄着拐杖,一路向着山下行去。
看着他的背影远去,银甲女子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好片刻后她才收回目光,而后向着矮山的山峰上行去。
不消片刻,她就来到了一座洞府前,而她还没有来得及有何动作,洞府中的主人仿佛已经感知到了她的到来,只见洞府的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银甲女子对此并不觉得奇怪,迈步就踏入了其中,接着洞府的大门又无声的关闭。
踏入洞府后,银甲女子径直向着一间密室行去。当她来到近前,密室的大门也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此女再次踏入其中。
飛來橫寵:女人,別想逃 年若錦
这时她一抬头,就看到了在密室当中的石床上,盘坐着一个身着黑色长裙,容貌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少女。
此女有着一双大眼睛,乌黑的眼珠转动间,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只不过这时的她,脸色却有一种不正常的殷红,浑身的气血也起伏不定。
黑裙少女保持着手指掐诀的动作,眼看银甲女子到来,她掐动法决的动作一变,随之其体内一股剧烈的波动荡开。
“哇!”
黑裙少女张嘴之下,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只是仔细一看,她的鲜血赫然是黑色的,方一喷出口,落在地上后黑色鲜血还在自主蒸发,发出了一阵呲呲之声。
諸天一頁 天帝大人
同时一股淡淡的黑烟冒了出来,弥漫在整个密室中,使得密室中都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腥甜味道。
对此银甲女子视而不见,她走上前来,将手中从北河手里交换而来的两仪丹给奉上。
看到银甲女子手中的玉瓶,黑裙女子一把将其抓过,扒开瓶塞后,倒出了其中的那一粒黑白二色的两仪丹。
随着丹药在掌心滚动,此女眼中非但没有高兴,反而露出了一抹浓浓的警惕。
“对方真是无尘期修士?”
这时她抬头看着银甲女子,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货真价实。”银甲女子点头道。
闻言黑裙少女陷入了沉吟,接着她就将手中的两仪丹,翻来覆去的检查了起来。过程中她不但以神识查看,而且还用来一种灵液,来检测这枚两仪丹的气息是否有问题。
最终她又用了一面古镜,照耀在了两仪丹上,查看其内部有没有禁制手段之类的。她之所以落得眼下的下场,就是因为服用了别人给的丹药,因此可不想重蹈覆辙。
直到好片刻后,她脸上才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神情来,因为从她的检测来看,这枚两仪丹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这样的话,反倒让她越发的疑惑了。
因为她怀疑北河修炼了冥炼术,所以这一次是特意冲着同样修炼了冥炼术的她来的。所以才想办法靠近了银甲女子,并交换给了银甲女子一粒两仪丹,从而好在丹药上动手脚,轻松拿下她。
但是一听到北河是无尘期修为,因此要对付她这个脱凡期修士的话,只要趁着银甲女子不在,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她又有些怀疑了。
毅軍突起
所以现在看来,北河用两仪丹换取那尸解化元大法,的确只是对这门术法神通感兴趣而已。
至于北河修炼了冥炼术,那应该只是一个巧合。
不过这依然让黑裙少女内心,生出了十二分警惕。只见她一挥手,一具金色的棺椁就被她祭了出来,并凌空大涨,轰隆一声落在了地上。
随着棺盖的翻飞出去,一侧的银甲女子有些疑惑,但还是闪身踏入了其中。接着,黑裙少女就将金色棺椁给收了起来,并身形一动,离开了洞府。
虽然不知道北河到底是冲着尸解化元大法,还是冲着她来的,黑裙少女都准备先离开眼下的此地。
不过这时她却没有发现,在她手中的玉瓶底部,有一滴小小的血珠。而这一滴血珠,赫然是北河施展的血神晶丝,他能够凭借此物循迹而来。
当黑裙少女再度出现时,已经在元魇城另外一个方位的一座品阶更高的洞府中了。
此刻她挥手祭出了那具金色棺椁,从中放出了银甲女子。
当看到出现在了另外一座洞府后,只听银甲女子道:“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黑裙少女就道:“刚才跟你交换两仪丹的那位,修炼了冥炼术!”
“什么?”
银甲女子一惊,而后道:“那两仪丹有没有问题?”
“应该没问题,”黑裙少女摇头,而后道:“应该只是一个巧合。”
“此事可大意不得,”银甲女子道,“修炼冥炼术的人,相互之间只要吞噬了对方的神魂,都能让精神力和神识大涨,万一他……”
话到此处,银甲女子顿了下来。
而黑裙少女则明白她的意思,只听此女道:“此地在元魇城,加上有你的存在,他即便是想打我的主意,恐怕也而不敢立刻动手。”
“那对方给的丹药……”这时又听银甲女子道。
闻言黑裙少女再次取出了那只玉瓶,而后放在了面前。
她已经查看过了,丹药应该没有问题。
“嗯?”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间她美眸一凌,当中遍布冰冷的寒光。因为她神识一扫之下,发现在玉瓶的底部,竟然有一滴小小的殷红血珠,而且从此物上,还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法力波动。
仅此一瞬,她心中警惕大起,没想到她没有在丹药上查出什么,但是玉瓶却被人动了手脚。
“谁!”
与此同时,银甲女子一声低喝,看向了二人所在洞府的一处角落。
“嘿嘿嘿……”
溫纏入骨,前妻哪裏跑 琉璃塵殤
而她话音一落,只见角落的地面金光一闪,而后一道人影从地底遁了出来。
仔细一看,来人正是之前离开的北河。只是这时的他,容貌看起来更加年轻一点,这赫然是因为他恢复了些许魔元,从而方便施展金遁术的原因。
出现后,他只是看了一眼银甲女子,而后目光就落在了黑裙少女的身上,并将她上下打量一番。
数百年不见,澹台卿除了容貌变成了二十出头,以及眼下气色不怎么好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