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upo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777章 救命稻草分享-xqi7v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这个女人,其实也算是个熟人。
正是上次冒充宫正初大表姐
以网红身份出道,凭借3首传唱度极高的主打歌而彻底飘红,如今又向踏入影视圈,以多栖发展的——弘雨佳。
殿下別想
原本她做什么都很顺利,可如今却是怎么做怎么失败。
没有一件顺心事,甚至每天晚上还会做噩梦。
一个多月以前,她拍戏的时候,有时候失误了,导演会笑着对她说没关系,再来一次就行。
可如今,但凡只要错上两次,导演就摔杯子骂人。
尤其是今天,骂得她狗血淋头,一点也没给她面子。
受不了打击的她,就从片场跑了出来,躲在这角落里,想静静。
却才静了一下子,她就看到了这秦王宫的屋檐上有个男人飘了下来。
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她居然还认识。
‘怎么是他?他怎么在这里?’
惊讶之后,弘雨佳的心里也泛起了疑惑。
可陈靖却像是没看到她一样,落地之后,径直就朝外边走了。
弘雨佳张了张嘴,想喊住他,却也不好意思开口。
直到抹干了眼角的泪,整理了一下妆容之后,她才从后边小跑着追了出去。
到了外面宫廷走廊的时候,她终于又看到了他的背影。
“那个……”她喊了一声。
似乎也不太确定那男人的身份,所以也没乱喊。
前面的背影在此时稍稍停了一下,回头看了她一眼。
当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弘雨佳的脸上终于浮现了笑容。
“真的是你呢。”她匆匆跑了过来。
“大表姐?”陈靖还是以戏称的方式称呼她,“你怎么在这?”
弘雨佳舞动了一下广袖流仙裙的长袖,笑道:“我在拍戏啊,宫廷剧呢,这里是影视城,我在这里出现很正常啊,倒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我刚刚好像看到你从屋檐上跳下来,那么高的地方,吓我一跳。”拍拍高耸的胸脯。
“我在办事,路过这里。”
“哦。”其实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有一些尴尬的。
弘雨佳上次勾引过陈靖,还发过特别的小视频。
最后陈靖对待她的方式,居然是把她给拉黑了。
完全不上她的钩。
師道成聖 執筆道春秋
幸孕甜妻:嬌妻,不準逃
这会儿想起这些,弘雨佳的心里,也愈发的有些难为情。
但陈靖却没什么特别感觉,反正弘雨佳也不是他的菜。
宫正初被解决了之后,他也不觉得自己以后会跟弘雨佳有什么交集,在这里偶然相遇,相互点头问好一下,也就差不多了。
酒命貓妖 銀裳清音
“那大表姐你好好拍戏,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陈靖礼貌一笑,就要告别。
“等一下。”
弘雨佳尴尬着笑了一下,斟酌了一下用词,然后说道:“小陈弟弟,你……你最近有见过宫正初吗?”
“宫正初?你不是他表姐么,我倒是没跟他联系过,大表姐你不是应该更清楚才对吗?”
“我……我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也联系不上他。”弘雨佳一脸委屈。
一个月前,离开了宫正初之后,她也像往常一样给狐仙娘娘上香纳拜。每天祭祀都不少。
可有一次召开记者发布会,由于粉丝太热情了,之后还有个大老板邀请她去陪餐,出手相当阔绰。
她也就去了。
去了之后,当然不出意外的就被灌醉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一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酒店的床上。
用自己的身体换取资源和金钱,她从来都不排斥。她本身也是凭这个上位的。
老婆剛滿十八歲 小豬乖乖
那一晚的陪酒,她用身体也换取一部影视剧女主的角色。
那剧,正是目前她拍的这个剧,是大制作。请的是名导演,跟她演对手戏的也是一线级别的戏骨明星。
这一切看着都很好,可她也终于记起了自己那一晚因为陪酒,而忘记了给狐仙娘娘上香祭血。
第二天虽然也补偿了,可是也从那以后,她的运气似乎是一天不如一天。
按照宫正初的说法,供奉狐仙娘娘,绝对是不能怠慢的。
尤其是不能间断上香祭血,你如果实在有事,可以提前跟狐仙娘娘打个招呼。
但如果是事后再说,那就完了。因为请的家仙,都会有些小家子气。
自从忘记上香祭血之后,头一个礼拜还一切正常,第二个礼拜开始,她就各种不顺。
到如今,拍戏被导演骂也就算了。网上最近似乎也不知道是谁爆出了她以前当网红卖小视频的事。造成的恶劣影响特别巨大。
公司的公关部虽然一直在想办法压,可收效却是甚微。
萌妻來襲:高冷boss別傲嬌
昨天晚上她供奉狐仙娘娘,刚上了香,还没等香烧完,那狐仙娘娘的眼睛里居然流出血来。
(劍三)丐幫作死系統
碧血關山 風葉如笛
吓得她拿起东西就将红布盖着的狐仙娘娘给砸碎了。
一百零一條禁令校規
她很怕,也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碰这个邪门的玩意。
她私下通过各种人脉手段,在找宫正初,想把他找回来,让他帮忙破解一下。
可宫正初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着。
“我也从上次见面之后就再没见过他了,大表姐你找他有事?”陈靖问。
天子望气术的观测下,他忽然发现大表姐的眉头萦绕着一团黑云,真的是乌黑至极。
有这种表象的人,是为【霉运当头】。
劍控天下
“我……我有些很重要的事,要找他帮忙。你……你如果有见到他,能帮我通知他一声吗?我……我可以报答你的。”弘雨佳一脸真诚地说。
狐仙的事,确实是把她给吓到了。
砸碎狐仙雕像的事,她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噬。
但想来,应该会很惨的。
“大表姐,你最进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陈靖忽然开口说出一句让她震惊无比的话来。
“你们娱乐圈的事情,我也大概知道一些。靠那些歪门邪道上位的,终究不是正途。你得好自为之。”
“你……你怎么知道?”弘雨佳娇躯一颤。
眼眶里满满的泪水即将要满溢而出,却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走过来抓着陈靖的手:“你知道这个事,那……那你能帮帮我吗?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你先告诉我,宫正初帮你弄了什么玩意?”陈靖问。
弘雨佳看了看左右,见附近没人,这才壮着胆子小声说道:“狐仙,他给我请了狐仙,我之前忘记祭祀了,昨天还不小心打碎了雕像,我好怕……小陈弟弟,我真的好怕,你帮帮我,请你一定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