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dnpk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這個大佬有點苟 線上看-第327章 約戰之日相伴-3k6is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
哗啦……
树林边缘的一排树木,齐齐折断,切面无比光滑。
躁動的青春
一道身影出现,摸了摸右肩,噗得一声,鲜血喷射而出。
“该死的,该死的!这该死的老家伙,不就是远远的瞄上一眼么,就这样下狠手……”
这人尖叫起来,却没有及时治疗伤口,而是拿着通讯器,对着鲜血狂飙的伤口一顿猛拍。
之后,才手忙脚乱取出一支支药剂,不要钱一样倒在伤口上,好一会儿才止住血。
这人因为失血过多,整个人都有些萎顿了,拿着通讯器,先是将受伤照片传送给一个号码,而后才拨通号码。
“头儿,我特么的被莫奇山脉的那位大人,隔着11721米,被隔空刀气砍伤了。这是工伤,你要负责报销。还有年假,我要求延长半个月,还要带薪休假……”
这人嘀嘀咕咕的叫嚷着,一个劲得哭嚎,说刚才真的太危险了,如果这刀气再靠近几分,他脖子都断了。
“2号土匪,你不会是故意受伤,就想骗医药费,还有年假吧?”
通讯器另一头,南罗市隐秘部队的长官这般质疑,他深知这个下属的尿性。
作为他手下的2号,其绰号是土匪,就可知其行事的操蛋,薅自家部队的样貌,薅目标羊毛的事,2号土匪从来是一把好手。
2号土匪对着通讯器怒吼:“长官,那是莫奇第一刀,六境强者,在那位面前,我还敢故意受伤?我不要命了么?”
“好吧,好吧……,你的要求,我会批准。”
隐秘部队长官岔开话题,问道:“具体情况是怎样的,你快点汇报。”
随即,2号土匪将刚才的事情,迅速说了一遍。
事实上,他压根就没监控到什么,深知莫奇第一刀的威名,那可是在莫奇山脉那样的地方,一刀一刀斩杀出来的名声。
2号土匪当然不敢靠近,只在万米之外监控,却是不料,还是被莫奇第一刀的隔空刀气斩中。
并且,这一刀显然只是警告,并不是真下杀手。
以六境强者的实力,隔空击杀一名四境强者,根本耗费不了多少力气。
“莫奇山脉这位大人,是在告诉我们,他带着学生,来赴约了。”
“一周后的约战,必须,也必定要如期举行么?”
隐秘部队长官喃喃道。
2号土匪哼哼了两声,便挂断了通讯。
寂夏花開 艾嘉昕
“走喽。带薪休假,先回市里休息,欣赏完一周后的约战,就去旅游了……”
……
另一边。
秋家庄园,秋老家主坐在院子里,他已经维持这样的姿势,有一整天了。
突然,他抬头看向天空,一道寒芒激射而至。
叮!
一枚鹰嘴刀疾刺而下,擦在地上。
鹰嘴处,传出一个细微的声音:“一周后的约战,必然如约举行,这期间任何干扰约战者,我必将之斩杀。秋三剑,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这个老家伙倒是有心了。”
秋老家主嘀咕,靠在椅子上,凝神倾听了一会儿,笑着闭目养神。
——
七月下旬。
清晨,下了半夜的暴雨停了,天空一片蔚蓝。
南罗市上空,一艘艘小型飞艇升空,在城市东区巡逻。
这些小型飞艇,都是军用的武装飞艇,唯有在战时才会启用。
东区街道上,一队一队的警备队、军队在四周巡逻,还有一些便衣在人群中巡视。
警备队都是特种警备队,军队除去特别行动部队,还有隐秘部队……
南罗市东区的防卫力量,就如同铁桶一样,这样的武装力量,哪怕是遇到大规模战争,也就是这规模了。
城市东区,南罗演武场,便是秋三剑与莫奇第一刀约战的地点。
这座演武场,并不是传统意义的角斗场,而是一座小镇规模的场地。
南罗市警备处、军方的许多演习,都是在这里进行,从一周前开始,这里就封闭了,直到今天才开放。
毕竟,这一场约战,代表着南罗行省、莫奇山脉的一次碰撞。
这场约战,与机械师大赛不同,机械师的比赛距离一般人太遥远了。
武者之间的碰撞,则永远能带给一般人共鸣。
东区各处的高楼,早在昨日开始,就聚满了人,为了亲眼目睹这一场约战。
这场约战,甚至带动了东区的房价,这一周来,房子成交额激增。
不过,从清晨开始,来东区观战的人们都有一个疑问,代表秋家出战的人,到底是谁?
一周前,秋锦玄遇袭,身受重伤,这一消息就连许多民众都有耳闻了。
但是,秋家对此,一直未作表态,让很多人都纳闷。
……
距离南罗演武场不远的一栋高楼里,这里是警备处的产业。
第78层,这层楼从一周前就开始改装,安装了最先进的监控系统。
面向南罗演武场的那面墙壁,也全被拆除了,换成防弹加厚的玻璃墙。
林川看向一旁的巴塞大师,一大早他就陪着老师来到这里,等待着约战开始。
巴塞大师看起来很平静,却没有了以往的微笑,林川很清楚这位老师的性子,这代表巴塞老师很担心。
事实上,三天前,巴塞大师就办妥了回国的飞艇,是私人的,由机械蜂巢的机械师组织提供,有外交豁免权,免检特权。
如果秋家真的遭遇巨变,巴塞大师是准备拉一把的……
此时,身后的吕雄凑近,低声问道:“阿川,代表秋家出战的是秋锦玄么?”
周围,艾芸、白清薇也竖起耳朵,现在观战的人群中,凡是了解情况的,最想知道的或许就是这个问题。
林川摇头,看向巴塞大师,后者也是摇头。
这一周来,秋老家主拒不见客,谁也不知这位秋家家主在做什么。
许多人猜测,或许是在安排退路。
總裁爹地太放肆
原本,就算是秋锦玄出战,人们也不看好。
要知道,莫奇第一刀的传人,可是其找寻了许久,才找到的学生。
据说,这位传人的刀技,已经有莫奇第一刀五分的火候,缺得只是心元力境界,以及实战经验。
而秋锦玄,才成为秋家继承人多久,恐怕连秋老家主一分真传也没有习得。
这两者的差距太远了,根本没啥可比性。
只是,秋老家主积威所致,很多人猜测,应该准备了后手。
砰!
重生之超級衙內
突然,在另一栋高楼上,亮起一道光幕,上面有着一面黄金巨剑的图案。
那黄金巨剑上的纹路,瑰丽而神圣,剑身中央是一颗星辰的印记。
星奥帝国的国徽!?
在星奥帝国,这个图案并不是皇家的,而是帝国骑士团。
“骑士团也来观战了……”
苏断珀脸色微变,叮嘱特种警备队各单位注意,不要有任何纰漏,被帝国骑士团抓到把柄,那后果可是非常糟糕。
砰砰砰……
南罗演武场四周,一栋栋高楼上纷纷亮起光幕,有军部的,有各大贵族的,甚至连北地军团的徽记光幕也出现了。
“这场约战的结果,真的要改变南罗行省的格局啊……”有人嘀咕。
观战的人群都知道,这场约战要关注的,并不是交战双方,也不是胜负。
而是秋家的应对。
南罗行省历史上,从行省建立以来,就雄踞这里的秋家,究竟还有隐藏的手段么?
“差不多,该开始了……”有人看了看时间。
此刻——
一栋高楼顶端,莫奇第一刀伫立,平静注视前方。
他的目光跨越了数万米,看到了另一栋高楼顶端,端坐在那里的秋老家主。
“已经来了么……,该开始了!”莫奇第一刀低沉道。
“单弘,这一战的情况,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
“与秋家这一战,只要有人迎战,你就要全力取胜。”
“至于对手的性命,如果能够留手,要手下留情。”
蝶:重生艷宮主
龍騰三界
一旁,板寸头青年躬身,“老师。我明白,无论对手再弱,我代表的是您,还有莫奇山脉,只能取胜。”
莫奇第一刀点了点头,挥手示意。
下一刻,板寸头青年单弘窜起,掠出天台,凌空冲向南罗演武场。
锵!
一道刀光冲起,即便是在白天,七月烈日之下,依然让人炫目。
刀光一闪,窜入那座演武场中。
许多人则是惊呼,眼力高明者看得分明,那并不是刀锋出鞘的刀光。
而是单弘自体内激发的刀气,凝为实质,刀气破空,摄人心神。
“这就是莫奇第一刀的学生?!”
“莫奇山脉的单弘,22岁,据说已至三境三段,不借助心元刀具,刀气能离体千米,在莫奇山脉年轻一辈,早就没有对手。”
……
一时间,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下,一直很神秘的单弘资料迅速传开,观战的人群惊呼不已。
这还打什么?
秋锦玄哪怕没受伤,也远远不及单弘,先别说实战,纸面实力相差的有点太大了。
许多人暗暗笑了,他们等得就是现在,目睹秋家这座大厦的开始崩塌,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南罗演武场。
单弘飘然落下,在一间小屋的房顶,盘膝而坐,佩刀放于双膝上,感知扩展开来,迅速调整状态,准备迎敌。
这一战的情况,早在一年前,就听老师详细说过。
在他看来,不管这一战背后的缘由,既是约战,就要纯粹。
胜负如何,实力为尊!
这是莫奇山脉武者的铁则!
“时间到了,约战的人呢……”
单弘喃喃道,猛然间,他身躯一颤,身形暴起,飞速后退至百米之外。
只见,就在他盘膝而坐的对面,不到十米处,站着一个身影,带着兜帽的黑色斗篷,宛如鬼魅一样。
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
“你是秋家的代表?!”
单弘瞳·孔收·缩,再没有之前的写意,他感到背脊有些凉,这是遇到强敌的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