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5mi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線上看-第421章 崑崙壓頂看書-u25xx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8月1日,达老赖要求在拉萨或印度召开和会,由英国作证。
西藏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地位特殊,有它独特的宗教和政治制度,同时又是政教合一的民族。英国人一直视西藏为禁脔。清帝逊位后,西藏也闹起过一次独立,后由陆军统领钟颖率军由西康开入抚平。后英驻华公使朱尔典突提抗议,要求中国不得干涉西藏内政,不得派兵入藏,如中国不接受,英国便不承认民国政|府。袁迫于形势,乃改剿为抚,恢复达老赖十三世封号,撤消征藏军,同意与英国在印藏边境的大吉岭开“西藏会议”。此为英人干涉西藏之始。
此次藏人又受英人挑唆,复又有独立之苗头,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是西藏,明天是新疆,一旦底气不足,这事会没完没了!张作霖通电表示拒绝,以西藏为中国固有之领土,任何人都无权绕开中|央政|府遂行谈判之事。绕开他这位“蒙疆经略使”搞什么和会,那是没把村长当干部!
按说,张作霖只是“蒙疆经略使”,这西藏之事你掺和什么劲!可是按小张的意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此之时,要想使奉系从偏安一隅走向全国并制造影响力,坚定的维护统一是必要之举。况且英国对民国中|央施压,其实就是分化张作霖在政|府中的影响力之举,因为为此靳云鹏已经两次电告张作霖之态度。
如果应对不善,靳云鹏成为另一个短命的民国问题也不是没有可能,奉系此时不出声,会寒了盟友之心。所以,无论从朋友道义上,还是从维护国家统一的大局出发,奉系应当坚定地表明立场。
囚爱:总裁的契约小娇妻
以张作霖目前的影响力,已经可以直接向中|央施力了。他要求外交部通知英国驻华公使:“西藏和会之始,便是中|央恢复西藏治权之日。战端一起,则西藏无复故往之地位、达老赖无复尊贵之称号、中|央当设省管理”。张汉卿则电令西北人民军副总司令韩麟春派一部从青海西进西藏,在唐古拉山口一带集结,准备以武力压制争端。
达老赖十三世自知不敌,不敢言战,复派人求和。英国驻华公使为西藏问题向中国外交部提出照会,内容为:
(一)中国不得干涉西藏之行政,并不得于西蒙改设行省。
(二)中国政|府不得派无限制之军队,驻扎西藏各处。
(三)英国现已认定中国对于西藏有宗主权,应要求中国改订新约。
(四)需保留英政|府前之特设通信机关,以杜绝印藏之交通。
(五)如中国政|府不承认以上各条件,英国政|府亦绝不承认中华民国之新共和政|府。
除此之外,且暗示北京政|府,若不同意上述条款,英政|府可能以广州军政|府为谈判对象。张汉卿暗自冷笑:“不知广州军政|府有没有这个胆量接下这张牌?”反正长江沿岸为直系地盘、华南被广州军政|府一系控制,而由于有日本在,英国对北方无法有较大的影响。奉军本以陆军见长,倒不惧英国船坚炮利。
面对英国与日本联合向中国施压的势态,美国也完全摒弃了其“门户开放”一贯之叫嚣,反趁机提出要求奉系军马退出天津。一时山雨欲来,乌云笼罩京津大地。
张汉卿时已开始安排做进攻陕西之准备,虽然远离西藏,但他对列强的咄咄逼人感同身受。日本、英国、美国,这是要把中国,把奉系、把自己往火架呀。强硬,则对不测之事件无力处置,徒增笑料;软弱,则对方一定会变本加厉,使自己无节操地后退。他终于明白郁达夫所喊的“祖国啊,你何时才能强大起来!?”的酸楚了。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当年毛爷爷还在长征路上就敢藐视列强和优势国民党军队,在百废待兴时敢在异国他乡的朝鲜挑战十六国联军,如今自己兵强马壮反倒沾前顾后的,真不明白自己怕什么?大不了重头来过嘛!
想到此,张汉卿一扫心中郁结,明电回复张作霖并公示国内外:“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退让求和平,则和平灭。人终有一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人民军全体将士将与中|央政|府一道,同仇敌忾,共抵外辱,同赴同难。如果西藏问题发酵,造成大规模事变,则中国战场上有战死之小张将军,无跪生之张学良”。
在回电的末尾,张汉卿还加了一首词: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孤旅迷途 雅樱芸梦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星神决 月夜芳华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这封电报吹起了中华民族舍生取义的精神,喊出了时代的最强音,被无数报刊转寄并附和,大街小巷也在传诵少帅这首气魄宏大的《念奴娇•昆仑》。
远在洛阳的吴佩孚尽管与张作霖政见不和,但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还是保持警惕的,他在给曹锟等人的电报中说:“直奉之争为国内事务,西藏问题关系到国之主权,不容拿来做交易。佩孚愿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击溃奉系之敌,而绝不作石敬塘。”
石敬塘是五代时期后晋皇帝,为了抵御唐兵威胁,竟不惜屈身从贼称儿皇帝,并以幽云十六州为代价借契丹之兵入寇中原,使中原宋朝失去长城屏障,最终因积弱亡于蒙古人之手。吴佩孚以此表明心意,不同意曹锟借洋人自重的作法。
吴佩孚的份量还是相当重的,他的意见也被直系大多数人接受,最终影响了时局。所以,有了底气的中国政|府根据直奉之意见照会英国,十分强硬:
(一)中国按照1906年之《中英西藏条约》,除中国外,其它国皆无干涉西藏内政之权,今谓中国无干涉西藏内政之权,可谓无稽之谈。
(二)至于改设行省一事,为民国必要之政务,各国既承认中华民国即不能不承认中国改西藏为行省。故中国对于西藏,何时改设行省,此为中国内政,英人不可干涉。
(三)按照1908年之通商条约,英国以市场之警察权及保护印藏交通,委任于中国,故中国于西藏紧要各处,当然派遣军队,此为国家主权象征,不容讨论。
(四)中英关于西藏之交涉,已经两次订立条约,一切皆已规定明确,今日并无改订新约之必要。
(五)中国政|府从前并无有意断阻英藏交通之事,以后更当加意保护,断不阻碍英藏正常交通。但是英人须自律,以行为不违反中国法律法令为准则。
(六)承认中华民国是另一问题,不能与西藏问题并为一谈,英国不要出尔反尔,贻笑于国际社会。
中国政|府复书发出,英政|府一时未有复文。张汉卿虽然表面强硬,内心也不愿在此时与列强有真的动作—-日本这心腹大患一日不除,根本不敢在其它方面作任何过激作法。在8月25日西藏达老赖派人求和之际,以“达老赖迷途知返,中|央为国家和平发展、藏地人民不起兵祸,明令暂缓进兵,恢复之前状态”为由,将西藏问题总算拖了下去。
眼见得奉系已经取得在北京的控制权,为缓和时局,8月14日,美国议员团与前驻华公使芮恩施抵达北京,会晤张汉卿,以期继续稳定美国在华的利益。张汉卿亦投桃报李,对美国议员团来访表示欢迎,积极释放善意,并期待着美国能在经济、工业发展方面给予中国大力支持。
与英国有“英日同盟”的日本在英国于西南挑起事端时不甘示弱,也打起了自己的主意。本来旧的国际关系,无论英日、俄日、法日、美日的条约协商,都以维持中国现状、保全残余中国领土、以及列强对中国机会均等为政策。可是自张汉卿东北自治以来,奉系实力大增,已严重阻碍了日本在东北的扩张。本来南满以及内蒙东部(兴安省境)此时在正史上均为日本利益,目前除南满铁路、关东州以及在哈尔滨的少量驻军,日本的势力已大为压缩。
英国见直奉两系竟然合力反对自己的发难,感到独力难支,便有联合日本压制中国的打算。经过一番筹划,即以支持日本在蒙古的行动为条件,以交换日本支持英国在西藏的活动。
这正中日本政|府下怀。在日本驻远东部队故意驱逐下,8月23日,俄旧党白俄恩琴率众三千余人西侵外蒙古车臣汗,早已严阵以待的“安蒙军”戢翼翘部从库伦出兵应战。
为造成内、外夹攻之势,28日,日本政|府密令哈尔滨日军司令鼓动外蒙古王公独立,意图扰乱蒙古局势,从中得利。戢翼翘持续以重兵陈列于边境,恩琴不敢交锋,待在俄境,意图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