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txt-番外第四十九章 老驢一蹄熱推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应劫天雷本就与妖相克,你这一千多年里,每次渡劫过后,体内都会淤积些许,到的现在一并发作起来,不仅毁道行那般简单,重则让你妖丹尽碎,身死魂消……”
陆良生引动山麓间灵气沿着狐身五脏六腑蔓延,一寸寸滋养,另只手掐着乾坤正道的法决牵引天雷余威一丝丝的拔出她体外。
“…….玄天之雷,非正宗之法不可祛,当然一身浩然气也能蕴养伤势,慢慢修复,三者你都不会,还敢想渡劫化天狐。”
随着灵气滋养,火灼雷击般疼痛的脏腑渐渐舒缓不少,虽然受损的妖丹未能复原,至少没有伤势的情况下,修补妖丹就显得并不那么困难了。
感受着丝丝划过体内的法力,胭脂紧闭的长吻忍不住发出人声的低吟,微阖的视线里,月光如水落在聚精会神的侧脸上,静静地看着,看了好一阵,那边陆良生温和说了两句,目光朝她望来,胭脂连忙闭上眼睛,微微挪了一下脑袋将脸转开。
“先生……能得道成仙并非没有道理。”
“什么?”书生笑了笑,收起指尖引出的一丝雷光化去空气。
“没…..没什么……陆先生,仙界美吗?”意识到自己多嘴,胭脂连忙将嘴闭上,指尖点在她头上的陆良生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根本没去想去什么仙界,就远远看上一眼罢了,也就那么回事,云上飘着山啊水啊,仙鹤凤凰四处飞,上去的时候,之前得罪的那帮神仙一个个守在那里虎视眈眈,还好走错路了,不然到了那边又是一番颇为麻烦的打斗。”
听着书生看似轻松的话语,胭脂嘴角微微咧开些许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想起什么,重新睁开的眼睛看去周围,没有看到日思夜盼的小身影。
陆良生见她神色,知道那眼神里包含的思念,将《山海无垠》无法打开的事,先给她说了,毕竟这种事根本没有瞒的必要,弄不好还会弄巧成拙,以为他陆良生起了什么怀心事,害了她儿子性命之类的,这种事,还在隋唐那会儿,书生游历途中看过不少的。
听完原委,胭脂眼里多少是有失望的,望去月色只是叹了口气,倒也没有陆良生之前想的那般发作,片刻,垂回视线落去面前的陆先生。
“先生那本书无法打开,会不会是此间天地灵气匮乏所致?绝地天通之后,世间修道中人越发少了,许多依靠灵气的法术也都一一失效,就连法宝,威力大不如从前,或许先生那本书感受到天地灵气匮乏,不敢擅自打开,怕影响里面的小天地。”
当年借居小泉山没有多少阅历见识的红狐,经过这么多年,认知上不比陆良生差了,她过的时间,其实算起来,反而比书生过的还要长。
陆良生点点头,她说的这点,在南莞市暂住那段时间,也是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无法断定罢了。
引导的灵气差不多了,书生收回法决,也是收回牵引天雷的另只手,笑起来:“人是活物,总是会有办法的,此书不开,说明是在保全里面生灵,等处理眼下的事,在探究一二。”
“谢先生开解,妾身等了这么多年,多等些日子也无碍。”
“开解你,其实也开解我自己,书打不开,我心里也急,呵呵……”
胭脂看着微笑的书生,对方脸上的笑容,这么多年来,是最让她感到踏实的,比那孙道长可靠的太多。
当年带着明月拜师也是如此,母子两人无人可依靠,也是面前这位先生,亦如当初那般笑容,才有了母子俩一路平坦的走过来。
胭脂朝着书生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挂念心头千多年的事终于问出来,虽然答案并不圆满,可终究是还有希望的,随后,滋养身躯过后的疲惫从四肢百骸排山倒海般涌上来,双目平静的轻轻阖上,意识陷入了沉睡。
陆良生抚过顺滑绯红的皮毛,看去蓬松垂散地上的九条毛茸茸尾巴,当真九尾狐啊,从前还是山海图志.山卷里看过记载,当初因为可怜而收留的狐妖,也能走到今天,不由笑了起来,不仅仅是胭脂,原来家中的花白母鸡,身边的老驴,也都成妖,就连当初的画皮也在每日读书熏染下有了灵识。
‘说是神仙,其实养出这么多妖来……呵呵。’
指尖抚过绯红的皮毛,优雅修长的狐身亮起光芒,缩回到小猫那般大,九条尾巴也化为一条,被陆良生抱起来,揽在臂弯,看去某个方向,循着师父、道人的法力波动,走去夜色里。
…….
荒山野岭,夜风吹拂垂下的树枝摇摇晃晃,下方泥路尽头,汽车发动机的轰鸣自远处过来,不久,两辆吉普飞速行驶,摇晃起伏的碾过坑洼不平的路面,卷起一连串泥泞甩去车尾,或后车挡风玻璃上面,敞开的棚架挂满了伪装的枝叶,此刻后面的一辆车后,有人站起身,向后张望,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有没有听到什么古怪的声音?”望去后方的身影用着西方的话语,背靠他的同伴摇摇头,架起枪械,闭上左眼瞄去瞄准镜,有着夜视的功能加持下,能清晰的看到过去的泥路尽头,左右看了看,紧绷的表情松了下来,笑着拍去刚才那人。
“后面什么也没有,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你该放松一些了。”
踏踏…..踏踏踏……
正说话间,伴随发动机的轰鸣声里的,隐约还有蹄音踏响,说话的那人愣了一下,看着漆黑的后方,急忙埋下头确认一番,绿莹莹的夜视瞄准镜里,两侧树荫中间的泥路,一道黑影正飞驰过来。
“好像是一匹马……”
蹄音也引起车里其他人注意,另有身影起来端起枪身,从瞄准镜望去,皱起了眉头:“怎么看……都好像是一头驴子?”
“驴子能跑这么快?”
前面的吉普车里,端坐后排的魁梧男人微微睁开眼睛,循着声音传来后方,看去的同时,后面的车辆陡然掀起惊慌呼喊。
“那东西追上来了!”
“快超过我们…….”“是一头驴!”
驾车的司机忍不住朝反光镜里望去一眼,狭窄的泥路一侧,一道黑影在镜里迈着蹄子迅速拉近,眨眼间在众人视线里一阵模糊,再看清时已经吉普比驾齐驱,车头大灯余光里,正是一头老驴耷拉着舌头,然后,陡然偏头朝他们看来。
吖儿啊哼~~啊~~
嘶鸣一声,老驴前肢拄地忽然一转,后肢撅起蹄子,在车上众人视线里就是一蹬,嘭的巨响,蹄印盖在车门,恐怖的力道瞬间撕裂车皮,震摇车架,上面一道道身影“啊——”的尖叫里,跟着吉普车轰然侧翻出去,余力不息的翻滚弹跳几圈,又是轰的一声巨响传来,硬生生撞在一颗三人合抱的大树上,整辆车瞬间解体,人的身体直接甩飞出去摔的血肉模糊,看不出人的模样来,或掀去半空,被树枝戳穿身体挂在上面来回摇晃。
前方还在飞驰的第一辆吉普,魁梧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眼皮都跳了下,认知里,一头驴子哪里会有这种恐怖的速度和力量,难道是变异的种类?
思绪闪过脑海的一瞬,前面开车的手下忽然大喊。
“前面有人!!”
车头大灯照去的前方,明亮的灯光里,前方一个身着道袍的人影负手站在那里,他前方七八米左右的路面,短小的身形负着双蹼,仰着蟾脸望去夜空。
“看老夫的。”
话音刚落,头顶刮起一阵凉风吹得蛤蟆道人东倒西歪,冲来的吉普车直接越过他,从头顶飞驰过去。
车里魁梧的男人盯着灯光里越来越清晰的道士。
“撞过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