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5r7都市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起點-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奇怪來人閲讀-dm4ox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哦?”慕容复眉头微挑,这可稀奇了,不禁向后来那人问道,“来人是谁?”
凌霄阁弟子答道,“来人一共有七个,均不肯透露身份。”
穿越在地下城與勇士 米藍色的天空
“七个?”慕容复皱了皱眉,“这种事你们看着处置就行了,怎么还要向我汇报?”
凌霄阁弟子迟疑了下,“回公子,这七个人的武功均非泛泛之辈,除了一位姑娘,其他人最差的也在一流之上,其中有三个人属下看不透深浅,他们指名道姓要见公子。”
慕容复闻言微微吃了一惊,眼前这个凌霄阁弟子同样是个一流高手,连他都看不清深浅的人,那至少也是绝顶高手了,突然跑来三个绝顶高手确实不算件小事,当即说道,“好吧,我就去北门看看。”
临走之前,他朝另一个凌霄阁弟子吩咐了一句,“请陆夫人到偏厅奉茶,等我腾出空来自会见她。”
“是。”
不一会儿,慕容复来到北门,城楼下果然站着七个人,这七人打扮十分普通,或者说他们都易装改扮过,他定睛一看,不禁大感愕然,这七个人的面孔他居然都认识,其中为首之人面目俊美异常,雌雄难辨,赫然是那波斯明教二长老,阿萨辛。
他虽然穿了件普通的黑色长衣,但怎么也掩饰不住他身上那股子妖异气质,相信不管任何人看他一眼,一辈子也不会忘。
在他身后的几人分别是殷天正、谢逊、韦一笑、杨逍、张无忌,最后还有一个作书生打扮,身形修长,肤色白腻,脸蛋圆圆,一双大眼漆黑明亮,慕容复仔细看了两眼才想起这人是谁,正是杨逍的女儿,杨不悔。
慕容复愣愣的望着这行人,不知道他们来襄阳城干什么。
忽然,阿萨辛似有所感的抬头朝他看来,脸上露出一丝优雅的笑容,中正平和、让人辨不出男女的声音响起,“慕容兄,经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驚世田園:棄女芳華絕代
他说话总是抑扬顿挫,配上他独特的嗓音,总叫人觉得很舒服,至少耳朵很舒服,可慕容复心里却不舒服,他也说不出理由,口中轻笑道,“托二长老洪福,你慕容兄过得很不好啊,不知二长老过得如何?”
阿萨辛好似没有听出他话中的“阴阳怪气”,微微笑道,“如果连慕容兄都叫过的不好,那吾就更谈不上好了。”
慕容复哈哈一笑,“二长老过谦了,我看诸位气色甚好,轻装便服来这襄阳城踏青,可见日子一定过得很惬意。”
阿萨辛不置可否,“难道慕容兄要叫故友站于城楼之下,仰首而谈么?”
这当然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慕容复打心里是不想让他们进来的,不过他也知道,凭这行人的武功,想要自行进入襄阳城也不是什么难事。
略一沉吟,他双手负在身后,自城楼缓缓飘落,拱手一礼,“二长老请。”
阿萨辛优雅的还了个西域贵族礼节,“打扰了,慕容兄请。”
巨星之豪門男妻
二人并肩进入城门,其余人慕容复自始至终也不多看一眼,好似当他们不存在。
此举自然惹得几人心生不满,张无忌欲言又止,想主动打招呼,却又不知道怎开口,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二人之间距离是越来越远了。
谢逊和殷天正均是重重哼了一声,倒是与慕容复有着深仇大恨的杨逍,面上风轻云淡,平淡得很,杨不悔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慕容复。
一念傾天下
韦一笑阴阳怪气道,“原来这就是慕容公子的待客之道,也不过如此嘛。”
慕容复淡淡瞥了他一眼,“韦一笑,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一个人想要长命百岁,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明白么?”
韦一笑自是大怒,张无忌急忙给他使了个眼色,客气的叫了声,“慕容大哥,韦蝠王性子直,说话口无遮拦,慕容大哥不要见外。”
慕容复笑眯眯的望着他,“无忌兄弟说的哪里话,我这人是出了名的大方,怎么可能见怪,不会的,你多虑了。”
二人一个“慕容大哥”,一个“无忌兄弟”,似乎还跟当年一样,但只有二人知道,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入了城门,阿萨辛放眼四望,不禁叹道,“有此富饶的城市作为根基,慕容兄大事可期啊。”
追獵小逃妻
慕容复面带微笑,悲天悯人的回道,“为了民族大义,国家兴亡,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如果可以选择,我倒宁愿像二长老一样,游戏人间,逍遥快活。”
阿萨辛终于忍不住面皮抽了抽,“慕容兄是在嘲笑吾吧,如果可以选择,吾岂愿背井离乡?用你们中原人的话说,‘宁要家乡一撮土,不恋他乡万两金’,对吾来说,波斯才是世间最美丽的国度。”
慕容复听了这话,不禁微微错愕的看了他一眼,“想不到二长老也是性情中人,失敬,失敬。”
阿萨辛摇摇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聊,话锋一转,“慕容兄想必有许多问题要问我吧?”
慕容复确实有话要问他,甚至想一把掐死他,但还是忍住了,这个阿萨辛突然到此绝对是有事求他,这个时候不摆谱什么时候摆,当即轻轻摇头,“来者是客,二长老有什么话,不妨等到了舍下,接风洗尘后再谈也不迟。”
阿萨辛一口气堵在喉咙,妖异的面庞微微抽搐了下,半晌才轻轻吐了口气,展颜笑道,“如此也好。”
慕容复将众人引到将军府,慕容雪、东方晴,乃至周芷若很快闻讯赶来,周芷若见来人是阿萨辛,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担忧,她甚至此人的可怕,东方晴脸上没什么异样,而慕容雪曾因为慕容复坠崖一事杀上光明顶,差点让明教覆灭,双方仇恨极深,她对杨逍的恨意至今都未消除。
妖夫,別纏我 顧眠眠
此时一见面,神色骤然冰冷,双目寒光一闪而过,嗤的一声长剑出鞘,裹挟着凌厉劲风朝杨逍刺去。
杨逍尚未动作,阿萨辛身形一晃,一个移形换位挡在他面前,伸出一对洁白如玉的手指,轻轻一弹,只听铛的一响,长剑节节断裂,最后只剩一个剑柄,仍去势不减。
阿萨辛翻手一掌拍在剑柄上,慕容雪腾腾腾连退数步。
这自然是他手下留情了,慕容雪如今的功力尚未恢复到全盛时期,顶多能跟一个绝顶高手持平,自然不是阿萨辛的对手。
慕容雪被一招击退,自然大怒,“来人!”
窸窸窣窣一阵眼花缭乱,数十个凌霄阁弟子冲了出来,将七人团团围住。
遊戲王之競技之城
阿萨辛倒也不怒,脸上一如既往保持着优雅的笑容,转头去看慕容复,“慕容兄,还未请教这位小姐身份,为何对我等恨意如此之深?”
慕容复呵呵一笑,避而不答,“雪儿,退下。”
“哥!”
“退下。”
“哼!”慕容雪将剑柄往地上一扔,笃笃笃跑了。
慕容复摊了摊手,歉然道,“唉,都是陈年旧事了,小女孩终究记仇一些,还望二长老不要见怪。”
阿萨辛摇头一笑,诚恳道,“慕容兄言重了,美丽的女孩,是上天对人间的恩赐,吾怎敢见怪。”
慕容复忽的转头朝东方晴看去,“晴儿,我要宴请贵客,快去准备酒菜。”
东方晴若有深意的瞥了杨逍一眼,敛衽一礼,转身离开。
很快一桌酒菜就准备好了,杨逍等人都不敢动筷,阿萨辛却没什么顾忌,很自然的小酌小吃,接着是张无忌,其余人见酒菜无事,才跟着动了起来。
阿萨辛细嚼慢咽,可以看得出来,此人不管干什么,动作都是十分优雅,浑身透着一股高贵之气。
真的不是重生 寧溪南
这顿饭吃的十分奇怪,慕容复只跟阿萨辛说话,对于其他人视若不见,而阿萨辛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相谈甚欢,慕容复不问他的来意,他便支字不提,好似在故意报复一样。
一顿饭吃完后,慕容复提出让众人住在将军府,阿萨辛居然一句推辞的话都没有就答应下来,这反倒让他有些不踏实,吃我的还要住的我,当我们很熟么?
不过真要将这几个人放出将军府去,他又会觉得不放心,还是留在眼皮子底下监视着好。
惹火甜心,愛不夠
将几人送到客房,并派人严密监视,慕容复回到正厅,东方晴和周芷若正在这里等着,一见他进门就齐声问道,“他们来干什么?”
慕容复摇摇头,“还不知道,但我想不会是小事,而且一定有求于我,不然不会那么忍气吞声。”
周芷若担忧道,“那个阿萨辛武功那么高,留他在府中会不会太危险了?”
东方晴接着道,“还有杨逍,此人城府极深,行事不择手段,留着他就是个祸患。”
慕容复暂时没有考虑这两个问题,皱眉沉思了一会儿,“我记得明教好像牵扯了一部分大元兵力,你们觉得会不会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前来投靠于我?”
东方晴面色陡然一变,“如果真是这样可就遭了,他们后面肯定有追兵,就算没有,大元剿灭明教,下一步定会集中力量对付襄阳城。”
異世之多寶道人
慕容复自然知道这一点,“你们的意思是?”
“杀!”二女异口同声道。
慕容复仍旧摇头,“这几人不可能不知道杨逍与我的恩怨,但他们依然堂而皇之的进城,肯定是有所依仗的,此事容我再想想。”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