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zra优美都市异能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起點-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郭芙的哀求分享-gw3mw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转眼将纷杂的思绪抛到脑后,既然知道黄蓉不是要堕胎,他也安心不少,索性将她抱了起来,自己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又把她放在腿上。
黄蓉以为他要做什么,心中一急,“你干什么?”
慕容复轻轻一招手,药罐里残余的汤药自动飞了出来,“张嘴。”
黄蓉这才明白过来,不过她虽然决定保胎,却又不想慕容复太得意,便将头扭到一边,紧紧闭住嘴巴。
慕容复微微一笑,“原来蓉儿是要我喂你啊,早说嘛。”
黄蓉一愣,他自己张嘴将汤药吸了进去。
“你……”黄蓉张口欲言,慕容复俯身一口吻了下去,汤药缓缓流进檀口之中,顺着喉咙下去。
咽了一口后,黄蓉急忙挣开,“我自己来。”
慕容复嘿嘿一笑,“那可不行,这是我的孩子,我得亲自喂你,确保你把药喝完。”
日初
“不要脸的大混蛋!”黄蓉骂了两句,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一来二往,汤药喝完,二人耳鬓厮磨,黄蓉已是脸色通红,媚眼如丝。
“蓉儿,是不是想了?”慕容复故意问道。
黄蓉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她不说,慕容复就不动。
终于她忍不住了,动情道,“给我……”
慕容复故作迟疑的皱了皱眉头,“这好像不大方便吧,郭大侠就在前厅喝酒,我们这么做似乎有点对不起他啊。”
黄蓉面色一僵,横了他一眼,“那劳烦你去把靖哥哥叫过来,可以么?”
鳳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嬈後 輕墨羽
慕容复讪讪一笑,“既然郭大侠在忙,咱们还是不要耽误他的好。”
说着抱起她的身子,轻轻一抛就把她抛到床上。
黄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干什么呀,小心孩子!”
冷王纏情:誤惹天才醫妃
“是是是,我知道错了。”
……
一番风雨,二人相拥而卧,黄蓉脸色通红的靠在慕容复胸膛上,准确的说,是慕容复紧紧抱着她不松开,这是每次二人完事之后,慕容复都会有的小习惯,好似生怕她飞了似的。
余韵褪去,黄蓉忽的开口道,“你出来这么久,不会有事吧?”
慕容复淡淡一笑,“不会,我是装醉跑出来的,想必郭大侠也能理解。”
黄蓉幽幽瞪着他,“你每回总要想方设法提几次靖哥哥,你是故意的吧?”
慕容复目光瞟向了别处,“怎么会,这不是你问了么。”
“哼,”黄蓉神色愈发不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龌龊心思。”
頂級軍門,第一豪寵 秋如意
慕容复一个劲的讪笑,不接话。
黄蓉叹了口气,“也是我倒霉,遇上你这个混蛋,才会任你这般作践。”
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愧疚。
不知为什么,慕容复忽然比以前更加心疼她了,微微紧了紧手臂,“这都是我的错,不关你事,如果有一天……”
黄蓉一怔,“有一天什么?”
慕容复叹了口气,“如果有一天东窗事发,一切罪孽由我来背。”
黄蓉想到二人的事如果被捅出去,脸色微微一白,随即又想起昨晚他孤身犯险营救自己,不由心头一热,“这种事我也有错,怎能怪你一个人,若是当初我心志坚定一些,也不会落到你手里,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没什么。”
慕容复仔细看了她几眼,心头暗喜,看来昨晚的冒险还是值得的,当即笑道,“放心吧,捉奸捉双,只要我们小心一些,不会有人知道的。”
“什么捉奸捉双,难听死了……”黄蓉嘀咕一句,忽的想起什么,“那程迦瑶怎么办?你有把握封住她的口吗?”
她不提程迦瑶,慕容复差点都忘了,原本还约了她今天到将军府的,但一连串的事情让他有点忙不过来,沉吟半晌,他说道,“放心吧,我保证绝对能够封住她的口。”
黄蓉犹有些不放心,但也没什么好办法,暗自叹了口气,挣扎着坐起身子,“你快点出去吧,今天的酒宴你才是主角,消失太久别人该奇怪了。”
慕容复对此毫不在意,话锋一转,“你什么时候回将军府?”
黄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珠胎暗结本就是一件极其复杂的事情,如果留在郭府,难免有许多不方便,她还不想这么快暴露怀孕的事,可若住在将军府,以后怀孕的事情爆出来,又该怎么跟丈夫解释?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事迟早会暴露。
犹豫良久,她摇摇头,“等我爹爹好起来再说吧。”
慕容复略一思索也就没有过分逼她,“那你好好保重身子,有空我就过来看你。”
……
慕容复不舍的离开黄蓉房间,本想回大厅去,可走到半路,却见一道单薄的背影坐在荷花池边,两条洁白的小腿悠悠晃着,两只手杵在地上,仰头望着天上的明月,身旁放着一个精致的酒壶。
这背影不是别人,正是郭芙,看她的样子,似乎心情不大好。
慕容复迟疑了下还是走过去,坐在她旁边,轻笑道,“芙儿大小姐什么时候也变得多愁善感了?”
郭芙没有看他,语气颇为忧郁的说道,“慕容大哥,你说天上的星星是真的么?”
慕容复一愣,顺口答道,“当然是真的。”
郭芙又问,“这么说牛郎星和织女星也是真的咯?”
“这个……可能吧。”
“传说他们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却被王母娘娘活生生的拆散了,你觉得王母娘娘为什么要拆散他们?”
慕容复心头一跳,脸上不动声色,含糊其辞道,“我又不是王母娘娘,怎会知道她为什么要拆散牛郎织女。”
郭芙忽的转过头来,目光奇异的盯着他,“但不管怎么说,这个王母娘娘是不是很可恶?难道她不觉得这样拆散一对有情人,是件多么残忍的事么?”
慕容复目光微闪,淡淡道,“芙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郭芙张了张嘴,终究是哼了一声,别过头去,“没什么,我每次看星星都会想起这个神话故事,就觉得王母娘娘是天底下最坏的大坏蛋,凡是拆散别人的人,都是大坏蛋。”
慕容复皱了皱眉,难道刚才的事叫郭芙知道了?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他可是随时都警惕着周围的,如果有人靠近他不可能不知道,自从发生了程迦瑶的事后,他在这方面已经小心很多了。
想到这,他展颜一笑,“芙儿,王母娘娘身为天庭的统治者,自要维持天庭的法度,如果仙人可以随意跟凡人结合,那还不天下大乱了,更何况她也并非铁石心肠,每年还让牛郎织女见一次呢。”
郭芙忽的嗤笑一声,“你觉得她善良?”
慕容复虽不懂什么诡辩之术,但哄一个小姑娘还不是轻轻松松,当即说道,“芙儿你想,牛郎本是凡人对吧。”
郭芙点点头。
慕容复继续道,“凡人一生不过百十年,织女却能长生不老,他们两在一起会有什么结果?”
郭芙怔了怔,喃喃道,“能与心上人厮守,哪怕只是一刻,也死而无怨了。”
“牛郎当然死而无怨,可对于织女来说却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王母娘娘表面上为了惩罚他们,让他们一年才见一次,可实际上却让牛郎成了仙,他与织女可以存在千千万万年,直到天荒地老,就算每年只见一次,也比无数凡人幸福多了,所以与其说王母娘娘惩罚了他们,不如说成全了他们,她可是个大大的好人。”
人在賭途:小人物的賭神之路 雪鐵如霓
慕容复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郭芙听后噗嗤一笑,“这么说一直以来都是我错怪她了?”
“说不上错怪吧,许多事情若能换个角度想想,就会少许多烦恼的。”
郭芙默然不语,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在月光映射下晶莹发亮,良久才幽幽问道,“那如果是凡人拆散了凡人恩爱夫妻呢?”
慕容复听到这话一颗心砰砰直跳,虽不知她是怎么知道的,但很明显,她已经知道了。
稍稍平复心跳,他试探道,“芙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郭芙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一下扑到他怀里,哭得稀里哗啦,“慕容大哥,芙儿真的好爱你,一点儿都不想离开你。”
慕容复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郭芙哭诉道,“你有那么多女人,我都可以不管你,可是你……你能不能不要打我娘的主意。”
“不要打你娘的主意?”慕容复又是一愣,难道她知道的并不多?
暗自叹了口气,他轻轻搂着她的腰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说你娘孩子都替我怀上了,现在想抽身已经不可能了?还是说我爱你娘爱的很深,宁死也不会放手?
时间过去许久,郭芙的抽泣声渐渐变小,她仰起脑袋,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慕容大哥,你到底怎么说嘛?”
“什么怎么说?”
郭芙忸怩了一下,“只要你不打我娘的主意,芙儿以后……任你怎样都可以,我……我不比她差的,而且我保证,就算你再找一百个、一千个女人,我也……绝不吃醋。”
慕容复愣愣的望着她,这副梨花带雨、含羞带怯的模样,差点让他心神失守一口答应下来,好在及时忍住了,不置可否的问道,“芙儿,你怎么知道我打你娘的主意了?你凭空臆想,还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