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v3f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致命偏寵 ptt-第452章:他的偏執症好像發作了推薦-832qp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不到五分钟,现场的所有人都撤出了大堂。
屠安良站在台阶上,以一种非常贪恋的目光环视着夜店里的一景一物。
最后他弯腰撑着楼梯栏杆,低下头兀自开始发笑。
只是,那笑声沙哑又充满了苦涩。
人生啊,真苦。
这天晚上之后,雅典娜不夜城宣布关门停业。
三天后,不夜城这栋楼挂牌出售,此后的许多年,整座南洋城再也没有人看见过屠安良的身影。
回程的路上,黎俏坐在车厢里,很久都没有说话。
坐在她身边的商郁也同样望着窗外,沉邃的眸暗影重重,墨如深海。
一排车队从老城区的主路飞驰而过,黎俏侧头靠着椅背,目光却没有对焦。
她原本没想真正帮助屠安良,即便现在说起来,她也不算是帮了他。
毕竟,让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洋人从此离开这片土地,这样的安排其实非常残忍。
可是,他不走,又能如何?
南洋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
屠安良并不是个大奸大恶之人,前首富屠家的出身,他从小就接受过非常良好的家族教育。
只是家道中落,又遭遇了太多的不公,才会变成了今天这幅地痞模样。
黎俏也从没想过,人人尊敬的金牌入殓师仲九公,当年为了家族利益,会把自己十几岁的亲生儿子送给了利益伙伴做了禁.脔。
那时候,屠家本身大势已去,或许他还想着力挽狂澜,才会做出这样泯灭人性的事。
黎俏突然有些明白,九公为什么会选择当入殓师了。
和她一样,他也在赎罪,也在积德。
大概内心深处没办法坦荡地接受来自世人的尊敬和赞誉,唯有面对故去的逝者才能找到一丝心灵的安宁。
难怪,屠安良会毫不手软地断掉他的手腕,可九公还是不忍苛责,甚至请求她放过屠安良一次。
这样的父子恩怨,她确实不能插手,也没办法插手。
谁都不是屠安良,没有遭受过他的苦,就没资格劝他善良。
这个世界看起来总是美好而生动的,只是人间疾苦,大多都深埋在肉眼看不见的角落里野蛮生长。
……
皇家酒店,黎俏一路跟着商郁去了昨天的套房。
贺琛等人则回了之前聚餐的包厢,并让人重新上菜。
先前他们聚餐聚到一半,流云突然进来对少衍耳语了几句,也不知说了什么,少衍一把甩开筷子大步流星就往外走去。
当时他的脸色极其难看,从餐厅走到停车场的一小段距离,又从公馆调派了不少人,一同赶往城南不夜城。
贺琛等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了才知道是黎俏出了车祸,当下也纷纷撂下筷子跟了出去。
此刻,秋桓从桌上拿了根烟,丢到嘴里点燃,如释重负般吐出一口气,“幸好黎俏今晚没出事。”
他知道黎俏的能耐,但是面对被逼急了的屠安良,谁也不敢保证他会做什么事。
贺琛也拿着烟咬在嘴角,却没有点燃,眉眼低垂不知在想什么。
城北顾瑾坐在他对面,端着茶杯抿了一口,“她是不是对屠安良说了什么?我看刚才屠安良的表现,好像不太正常。”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话落,桌前的几人全都向他投来实现。
顾瑾扫了一圈,探手,“干嘛这么看我?难道你们没发现屠安良今晚很不对劲?”
……
楼上套房,黎俏坐在窗边的沙发,低头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刚才从下车到进门,她是被商郁拽着手腕走上来的。
他似乎生气了,攥着她的力道特别大。
黎俏看了眼被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拿起解锁,才注意到有十多通未接电话的提醒,有商郁,也有其他三助手的。
她瞳孔一紧,不免心虚地睨向了身侧的男人。
撞车后她没注意到手机,缓过神就直接下了车。
而刚才回程的路上,商郁一句话都没说。
估计这次气大发了,毕竟是车祸。
黎俏搓了搓脑门,没什么痛感,但似乎肿了一小块,可能是之前撞车的时候,被安全气囊碰到了。
她抿了下嘴角,把手机重新放到桌上,看着男人紧绷的侧脸,清了清嗓子,“你怎么不说话?”
唐朝好驸马
这时,男人薄唇动了动,依旧没开口,他姿态僵硬地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夹在指尖。
然而,下一瞬……那根香烟突然从中间断掉了。
黎俏蹙眉看着掉在地上的半根烟,视线回落到商郁的手上,这才发现他衬衫下的肌肉似乎处于一种非常紧绷的状态,以至于香烟不堪受力的被他折断了。
她目光微沉,直接站起身走到男人跟前,手指落在他上臂捏了捏,果然发觉他的肌肉非常紧绷僵硬。
“你怎么了……”黎俏上下轻抚男人的臂膀,企图让他的肢体放松。
话音落定,她的手腕被男人一把捏住。
商郁似乎无法控制力道,呼吸又粗又沉,连带着僵硬的肌肉都开始颤抖,声音沙哑的几乎听不出他原本的音色,“是不是一定要我把你锁起来,才能不再受伤?”
黎俏没时间感受自己手腕上的疼,反而定睛看着男人逐渐暗红且布满挣扎的眸子。
他好像陷入到某种思维里无法自拔,并且正在极端的隐忍克制。
契約 精靈
“你告诉我,是不是?”他拽了下她的手腕,似乎非常执着于这个问题。
电光火石,黎俏脑海中掠过曾经看过的某些典型病例特征。
他的偏执症……好像出现了。
黎俏心下一紧,什么都没说,顺势坐进男人的怀里,直接抱着他的脖子,耐心地说道:“我没有受伤,一点都没有。”
这种精神层面的人格障碍,会在病发的那一刻敏感、易怒,并且会深陷到自己的主观意识里无法自控。
可是很明显,商郁还在极力克制这种极端不良情绪的影响。
黎俏还没有对这方面的病症深入了解过,但商郁此刻的表现,和她曾经看过的临床病例特征非常接近。
她坐在男人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左手一点点抚着他的脊背。
暧昧青葱事件 天望
右手腕依旧被他捏着,且力道丝毫没有放松。
“你受伤了。”男人在她耳边哑声陈述,阖眸的刹那,喉结滑动的频率更是毫无节奏可言。
如果今天找不到黎俏,或者她出了严重的车祸——
他可能会杀了秋桓,会杀了仲九公,会杀了屠安良,更会杀了和这件事相关的每一个人。
这是他在赶去城南的路上,就准备部署的安排。
因为这些灾难,全是因他们而起。
黎俏紧紧抱着商郁,脸颊贴着男人紧绷的侧脸,感受到他的身体有少许松弛的迹象,又在他的俊脸上亲了亲,“我当时撞完车忘了拿手机,下次不会了。你别担心,我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