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14t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討論-第251章 爲她出手推薦-hir44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没有?难道那银票长腿飞到你房间的?”
“下人搜查时,人多手杂,若是有人诬陷妾身,也不是没有可能,老爷这绝对是栽赃,妾身可看不起一百两!”
倪高飞冷笑一声:“负责搜查的是管家等人,库房的钥匙只有你和管家有,这钱经手的只有你还有买药的小厮,以及管家,你是在说,管家联合买药小厮陷害你?”
管家被提及,立即求饶:“老爷,老奴没有,老奴冤枉,老奴从未有过陷害田姨娘的心思啊!”
倪高飞不耐的一掌拍在桌子上:“这种陈词滥调本相不想听,如若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本相只能相信眼前的证据了。”
田悠还没展开自己的报复呢,她已经中了圈套,她慌张的开口:“老爷,小厮取银钱找的是管家,妾身从未经手拿过银钱啊,还请老爷明察!”
一直不曾开口的苗媛,此时分析道:“所以银票出现在你房间只有一个可能,银票是买药的小厮贿赂给你的!”
田悠看着脸颊上泛着不正常潮红的苗媛,她向来不管事,可今天,竟然联合管家和小厮陷害她?
田悠用力摇头:“老爷,妾身没有,一切都是陷害!老爷不妨让买药的小厮进来,妾身要与他当面对质!”
“将人带进来。”倪高飞开口命令。
不多时,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小厮被人拖着走了过来,将他丢在地上。
他趴在地上,没了一开始的力气,虚弱的开口:“老爷,小人招认。”
“本相还没让你开口呢,你现在就招认?”
“小人招!”
倪高飞来了兴致:“好,你说。”
“小人今日前去账房找田姨娘,找她支钱,田姨娘提示小人,药材只要买对就成,无需买什么上等材质的,小人立即明白了。”
“后去寻了管家支钱,拿了银票后,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所以小人试探的给了田姨娘一张百两银票,谁知田姨娘就收了!”
下人被打的奄奄一息,但说的话,却是字字清晰,有理有据。
田悠却是恼怒的对着下人怒吼:“说,究竟是谁让你这样污蔑我的?你是收了什么好处!”
田悠怒火中烧,面容有些扭曲,倪高飞皱着眉,提示道:“现在小厮如你所愿,被带进来了,如今他招供,你又说他是在冤枉你,田姨娘,本相以为你去一趟乡下,你必定会觉得相府的生活极好,可你依旧不知道珍惜。”
“虽不是用毒谋害人,可发霉的药材让夫人喝下,时间久了,怎会对身体无恙?你这是想害死人!”
倪高飞气恼的说着,看向一旁坐着的苗媛:“你说你想让本相,如何处置她?”
“田姨娘受过不少处置,可总会卷土重来,妾身不觉得自己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所以,田姨娘不该继续出现在相府。”
阔少的契约萌妻
“老爷,妾身要让你休妻!”苗媛目光坚定的看着倪高飞,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田悠神色剧变:“夫人,我为老爷生下鸿博,就算犯错,却也不该落到被休的田地,更何况这是陷害!”
她声嘶力竭反驳出声,让她承认?乖乖就犯?她做不到!
倪高飞神色冷漠,沉默着没有说话。
苗媛坐在一旁轻轻咳嗽着,并没有着急催促倪高飞赶紧下决断。
倪高飞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田悠:“本相给你一次机会,给你两天的时间,若是你在两天内可以找出被陷害的线索,本相就不休你!”
王城御魔传 零山鬼谣
“如若不然,就算被人背后诟病,说本相绝情,鸿博前程受到牵连,本相也要休了你,绝不留你这种祸害在相府!”
田悠跌坐在地,脸色惨白,倪鸿博都二十多岁了,她和倪高飞夫妻这么多年,若是被休,她哪里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田悠目光凶狠的看向苗媛,苗媛只以一方丝帕遮掩着唇,轻轻咳嗽着,看上去多么无害,多么虚弱,虚弱到令人怜惜!
倪高飞没继续说什么,抬步离开。
苗媛坐在椅子上,头疼的扶着额头:“明艳,将田姨娘赶走。”
田悠在地上站了起来:“夫人从不管事,这次为了倪月杉你才出手的吧?”
她双眼猩红的看着她,即便心里满腔怒火,可她却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着她。
“明艳!”苗媛声音拔高。
明艳立即对田悠伸出手:“田姨娘还是自己请走吧!”
田悠恶狠狠的瞪了明艳一眼:“当初对你下那么狠的手,你竟然还没有死,真是命大!”
明艳目光冰冷,再次重复:“田姨娘请吧!”
田悠哼了一声,抬步离开。
田悠走后,在地上跪着的管家站了起来,苗媛看着他很是欣赏:“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次事情办的不错,在田悠房间拿出银票,令她百口莫辩,明艳今后就是你的女人了!”
管家欣喜的重新跪下:“谢夫人成全!”
田悠回府那日,苗媛令明艳去勾搭管家,然后故意将二人撞破,管家为了保住性命不被处置,只好服从了苗媛,按照苗媛的吩咐办事。
而明艳当初被田悠差点害死,她对田悠恨之入骨,只要能让田悠死,她自然什么都愿意做!
苗媛又将目光落在明艳身上:“做了管家的妾室之后,要记得好好服侍人,懂吗?”
“是,奴婢一定会,只是田姨娘离开相府后,也难保往后,不会再寻机会回来,毕竟她有一个入宫的女儿,以及一个宫里当差的儿子!”
苗媛轻笑一声:“月杉向来只会让人坐实罪证后,用家法用律法,去惩治一个人,本夫人可不会,本夫人从不是一个守法的人,她让月杉被关了禁闭,本夫人又岂会让她继续活着!”
苗媛笑容清丽且美好,可她眼神中却是透露着一抹狠戾,很嗜血,甚是骇人。
“小人的家人呢?”小厮趴在地上,目光哀求的看着苗媛,即便已经奄奄一息,可他还是强撑着一丝力气,出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