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8z4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 參天雲-第227章 訓練開始時鑒賞-h5b6e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行了。我们不要相互为难对方。我也是端着远程公司的饭碗。领导让我过来当教官,我只能执行。我可以不执行。后果,就是卷起铺盖,滚蛋,回家。”
陈钢这番话出来,博得了大家的同情。因为,这十六个人中,大多数的表情肃然。
唯有何义宏嬉笑。因为,他听了陈钢的话,像揪到了小辫子后的爽。小子,你也很无奈。我以为,你小子很有来头呢。
陈钢瞪了何义宏一眼,说:“回家后,我能做什么。自己做生意,我不会,也没这个资本。唯一的,就是在远程。希望,诸位不要为难我。好好的配合,让我有一碗饭吃。”
遮天之万古独尊
这就是在演苦情戏了。大家也就有了会心的一笑。
陈钢开始向大家通报接下来要做的事。无非就是消防队员应该要有的体能和技能。
首选,是队列训练。
“消防员,就是兵。”陈钢给这次训练定性。那就是,这次的训练,比较苦,大家要有思想准备。
队列训练,包括如下内容,走步,走正步。这些,大家稍为学一下,就会,在学校里,应该有这方面的训练。
连强插话,“报告教官。我没有上大学。”
陈钢问:“你不至于小学也没有上过吧?”
“我初中学历。”
“那就不要废话。初中,小学,都有队列训练。我高中学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都参加了队列训练。”陈钢用事实来堵了连强的贫嘴。
“……”连强的嘴巴张了几下,没话说,哑了。
队列训练,还包括立正,稍息,还有就是出列,请示,报告,等等。
接下来,就是体能训练。需要跑步,先跑一千五百米,再跑三千米,因为是在企业里,五千米,就不用跑了。单杠和双杠,因为条件限制,不做了。俯卧撑,要做。仰卧起坐,要做。蛙跳,要做。
陈钢说到这时,有几个人可是咧嘴了。这些动作,在他们的感觉中,可是要人命了。
如果按陈钢所说,这次的训练,不至于脱一层皮,起码得掉几斤体膘了。
有人举手,报告。
因为,刚才陈钢已经提到,应该学会报告。
“报告教官。能不能减少一些项目。毕竟,我们是坐机关的,再说,我们没有这种体能。”
陈钢阴冷地一笑,说:“不好意思。比起我当消防兵时,项目上减少许多,不能再少。如果,没有体能,拿工资是不是应该再少一些。”
不仅仅是何义宏和连强要腹诽,就是其他人,也要嘀咕了。这是在企业里,消防训练,也只是做个样子。真的有情况,一个119电话,就能叫来正规消防大队。
看大家有畏难情绪,陈钢只能拿自己的曾经过往来说了。
陈钢告诉,他当消防兵时,训练的项目,比这难多了,要登云梯,要翻越板障,要学潜水,要穿越火海。
“穿越火海,那会死人的吧?”有人这样小声地说了。
陈钢告诉,“死人,倒不至于,但眉毛被烧焦,是有可能的。”
连强想到一件事,问:“教官。让我们穿防化服吗?我看电视上有说,消防兵要穿防化服。”
陈钢一笑,只是表情诡谲,并说:“让。等到快要结束时,让你穿。事先,你给我钱,我帮你去买一套。”
连强问:“不是都穿吗?”
嫡女毒医 墨雪千城
“不是。谁买来,谁穿。”
其他人,可是笑喷了。
连强瞪眼。他想趁机调侃陈钢,却让陈钢把他调侃了。
“好了。不要贫嘴。现在,第一个训练项目进行,走步。”陈钢的脸色肃然。
大家也就肃然。这就开始了。一种近似于神圣的感觉,油然而生。
“立正。”
在陈钢的口令下,大家稀稀拉拉,站正了。
“稍息。”
大家就更是松松垮垮。
碧血剑
陈钢有了一个摇头动作。他也知道,这些人,没有当过兵,这样的口令下,一时很难统一到位。
先凑合着吧。让大家先熟悉起码的口令。
“向左转。”
陈钢的口令出来后,这个转向,让有些人迷了。有人跟着口令,向左边转。可有几个人,居然分不清左右,却向右转了。
陈钢又是摇头。他纠正三个转向不对的人。
“向右转。”
陈钢再次纠正一个转向不对的人。
就这种人,也在机关里。智商不会弱到这个地步吧。陈钢不免要有这个感叹。
其实,能够坐机关的人,不是以当兵的要求,而是知识,相关知识。
第一天训练,陈钢的要求不算严。他的训练思路,就是让大家先熟悉各种口令。
“起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晕啊。
连强是真的不会走路,还是故意。
“立定。”陈钢口令后,说:“连强同志,请你出列。”
连强出列。
“单兵操练。连强,听口令,起步走。”
这时,大家才发现,连强有特异功能。他走出的这个步态,一般人,要想学会,还真的得动脑筋。
连强走步时,右手和右脚是同时的。也就是,他的右脚和右手并行摆动。
陈钢问:“连强,你怎么回事?平时走路,就这么走的吗?”
“不是。平时,我走路很好的。只是,你的口令下,我就不知道怎么走了。”
没办法,遇上这样一个笨蛋,陈钢也算是服气了。他强迫自己,捺下性子,手把手教连强走路。
这时,陈钢发现,连强是真的不会走步。
费了老大的力气,连强总算在陈钢手把手的教导下,才勉强会在口令下走步。
走步之后,做俯卧撑。
每个人做二十个俯卧撑。对女同志,陈钢网开一面,只要做五个就可以。结果,两个女同志只做到三个,就做不下去了。
“算了。女的,就这样了。男女,在许多方面,还是不能平等的。”陈钢这话说的,太伤人自尊了吧。
男人们都乐了。
这两个女同志,只能嘟嘟嘴巴。想叫狠,体力实在不让啊。陈钢这话要是放在其它方面,两个女人是要跟人抬杠的。你凭什么歧视女同志?可这会,只能忍气吞声。
两个女同志,这时有了后悔,不该听信何义宏的话,跟着来凑他们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