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k54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503 世界殘酷,還有溫柔。鑒賞-eyns5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梅姨”一身白色运动服,脚下穿着一双白色旅游鞋,仔细一看竟是“Nike”!
今晚,她不再作妖艳诱人的打扮,换上一套运动衫,大概是为方便跑路。
那辆白色跑车也不是买的,而是租的,开着跑车招摇过市看似高调,其实最不容易给警察盯上。
毕竟,跑车代表金钱,有钱的往往是社会名流,犯罪率低,起码不会做人贩子。
其中还带有“靠跑车为本地人”,“豪车跑的快”等等因素。
把给交通警察查牌的危险性降至最低。
可谓精通心理学。
邪惡首席:萌妻小寶貝
”哒哒哒。”黑夜中,手电灯光三短三长。
海面波澜不惊。
黑夜一片寂静。
梅姨蹙起眉头,略退两步。
她神情中流露出警惕,鼻稍轻动,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一艘渔船内,庄世楷探手掀起绿色遮布,弯腰俯身迈出船舱,穿着黑色西装笔挺,一步步走到船头。
他右手挂着一把枪,一屁股坐在船头,底下是浅浅滩水。
“梅小姐,找陈叔的船吗?”庄世楷食指穿过板机,手上旋转着武器。
“呼呼……”梅姨沉重喘气,慢慢退后,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都市修仙 紫靈
“哗啦啦。”宋子杰、江浪、李鹰、三个人迅速从岸边冲出,穿双手持枪对准前方。
做人做事要有心計 李雯
他们身穿统一的白衬衫,以三个点位把三个方向的退路封锁。
“我向警方投降!请你们先取证、再起诉、最后判刑!”梅姨高举双手,朗声喊道。
显然,她知道自己行踪败露,性命已经悬在崖边。
海风吹来的不是凉意,而是赤裸裸的杀气!
冷少寵妻:首席女特工 直上青雲
她的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另外半只脚回随时进去。
別怕,總裁!
“呵呵。”庄世楷轻笑两声,扬起眉毛,看向前方叫作“梅姨”的女人。
瓜子脸,小琼鼻,黑长发、细眉毛……
也许画个浓妆,换个旗袍,会是个妖艳贱货。
可是她穿着白色运动服,运动鞋,却很像是邻家女孩。
算是粤省最标准的女孩家样貌。
可她长的像个好人,手却肮脏发臭,做着最坏的事!
“梅小姐,你倒是很聪明嘛……懂得举手投降啊?”庄世楷语气轻蔑地调侃道:“那就别怪我们不怜香惜玉喽!”
庄sir语气一变:“我们对付丧尽天良的罪犯一向不讲道理。”
“因为港岛有个传统、警队黑过黑社会!”
庄世楷忽然咧嘴一笑,两行牙齿白皙漂亮,光彩熠熠,却更像是狼王露出獠牙,下一刻就要噬人。
梅姨喉结鼓动,轻咽口水,心中是真怕了。
她很清楚自己做过什么!
如果警队真敢越过法律,对她采取报复行为。那么一定会极为酷烈!让她体会到非人折磨!
而且她认出眼前坐着的警官是谁、是一位真有决定权的港警大佬。
庄世楷看着梅姨的动作,嘴角轻笑道:“喔,忘记你不是港岛人,不知以前社团归警队管,不过没关系,话给你知再做给你看,你总能有个深切体会……”
“你是警察。”梅姨咬牙憋出一句话,却瞬间点燃庄sir的怒火!
“你TM别拿警察的身份压我!”
庄sir大声咆哮:
“扑你阿母!”
“我们今天不穿警服!就是专门来弄你的!”
“穿着制服的警察在另一队!他们去找你的手下了!”
“呵呵。”
“何况,港岛警察穿制服是用来保护市民,不是用来保护你这种贱货。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是想死,还是想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他的怒吼声在海边回荡,而他现在抛给了梅姨一个选择,让梅姨自己选择怎么死……
这选择看似是给对方一个选择的机会,可压根没给对方活路,而且选择还不一定作效。
“小孩全在新界屯门工厂区,A区15号货仓的地窖里!”梅姨高举着双手,迅速张嘴喊道。
她很痛快的做出了选择。
她想痛快点死!
船头处,庄世楷举起手枪,抬手瞄准前方,左手拿出大哥大拨出电话。
嘀嘀嗒嗒。
“晋仔,新界屯门工厂区,A区15号的地窖。”
“速度快点,救人!”
哗啦啦!
陈晋带着一个军装组充作救援组,时刻在总区等待消息。
此时,他收到命令,表情一凛,立即肃声应命,带着伙计们冲出警区,冲向新界行动。
同时新界总区方面,屯门警署收到通知,率先赶向工厂区。
双方都在争分夺秒的和时间赛跑。
抢着行动!就回小孩!
梅姨则在庄sir开口说话后,闭上双眼,等待死亡。
庄sir却慢慢放下手枪…
梅姨缓缓睁开眼睛……
庄世楷冷声笑道:“骗你的啊!傻骗子!”
“让你死太容易,我怎么对得起那些孩子?对得起那些被你拐卖进大山、沦为乞儿、受尽凄苦的孩子?还有那些被逼做鸡、沦洛土窑的少女?”
“你也是一个女人,怎么敢连这行都做?既然你敢做!我就让你体会体会……”
“什么叫作绝望!”
鬼吹燈之盜破天機 星若離辰
庄世楷把手枪塞进腰间,在船头处站起身,抬眼朝前方讲道:“把她捆起来倒吊落海,先等晋仔那边的消息!”
“yes,sir!”阿杰、江浪、李鹰三人大声应诺。
只见李鹰双手持枪继续戒备,阿杰和江浪则是上前制住“梅姨”,狠狠把“梅姨”往船只上拽去。
这期间“梅姨”自然是不断挣扎,凄声叫骂!
可赤柱湾地处偏僻,民用码头上的船只都很少,仅十几艘渔船,夜晚更是了无人迹,不会有人出现。
梅姨选择在这里逃港就是看中这些优点,现在优点却反过来成为梅姨的死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呼呼!”
“咕噜噜!”
梅姨很快双脚给绑在渔船的麻绳上,再通过杠杆原理,穿过船顶的一根铁杆,最后再用绞盘机来回转动,梅姨便以一个倒吊的姿态给吊在海里,咕噜噜,淹上几秒后,再把她重新吊起……
这滋味看着都感觉酸爽!而绞盘机、麻绳等作为基础捕鱼工具,渔船上自然是有备好,由于不太值钱或者重量较大,夜间停靠往往也不会撤走,当即就给庄sir拿来用了。这也算是“警民合作”吧。
“啪嗒。”庄世楷看着船头,点上一根香烟,呼出白雾。
夜幕上,星光灿烂,明月高悬。
他弹弹烟灰,双手怀抱胸前,表情肃穆凶狠。
李鹰、江浪守在旁边…
阿杰撸起袖子干活。
“咕噜噜。”
水下又是一阵挣扎声传来,随后一个头发湿漉漉的女人,重新给吊起,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下一秒又重新落入水中。
人在溺水状态会非常恐惧、海水会不断灌入口鼻、气管、呛气的感觉更是生不如死。
而且人体本能的求生欲极度强烈,只要客观环境允许,身体本能就会挣扎。
心率会加快、腺素会飙升、浑身都颤栗、仿佛身处地狱、
庄sir就是要让她不断生死间徘徊、不断体会溺水的快感!
让恐惧充斥她全身!让他体会什么叫作绝望!
与之相比,先奸后杀、先杀再奸、杀了又奸、奸了又杀简直是小儿科。
这是支配一个人恐惧!
庄世楷嘴角终于露出笑意。
……
“砸开!用冲撞锤砸开!”新界、仓库。
一名督察准确找到地窖,抬手大声喊道:“快点!快点砸!”
他从地面痕迹上能够分析出,地窖附近近期有人活动,以此判断地窖是对的。
怒嘯九天 昆無
他趴在地上朝下面喊话,下面却无声无息,无任何回应。
新界督察当即慌神,大声命令下,两名警员迅速抗来冲撞锤,轰轰轰,竖着朝地窖门锁砸下。
警队冲撞锤一向用来砸铁门,此刻用来砸地窖竟然出奇地好用,轰轰,连砸几下之后,地窖连门带锁给砸开。
“嘭!”铁门摔落进去,传出一声轻响,旋即涌出一股恶臭。
“这个地窖竟然没气孔!”督察表情骤变,连忙带人跳进地坑:“进去把人救出来!”
可当警员们站在地窖里,打着手电,照向里面的人群……
警员们一个个愣在原地,表情变得极为凶恶!
赫然可见!十几名小孩给绑在角落!每个人双脚上都连着一条铁链!而且铁链长度很短,仅有半米的活动空间!
小孩吃喝拉撒,全要在半米内完成。
虽然,他们大多数还穿着被绑来时的衣服,可是衣服早已恶臭不堪,非法肮脏。
每个小孩面前则摆着一个铁盆…
另外六名披着长发,身无片叶的年轻女人,则分别关在一个个狭小的木笼里,她们双手双脚都绑上铁拷,脖子上还有一条铁箍……
这大概是由于女子们都发育成熟,有一定力量,才会受到更严苛的对待。
而且看样子……
“畜牲啊!!!!!!”
“畜牲!!!”
新界督察举着手电,咬牙切齿:“他们都晕倒了!快点call白车!把人送去医院!”
新界督察大声喊道,率先上前抱起一个小孩,根本不管脏不脏的问题,就当自家小孩一样抱到地面。
接着他们反身,救人,再救人……
一个个表情憔悴,昏迷不醒的小孩给抱出地窖!警员们在救出女子的时候,还会脱下制服给她们披上,还给她们做人应有的尊严。
如果世界险恶、狰狞、充满悲剧。
不要失望。
总有最后一抹温柔在前方。
善待自己,等待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