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威爾遜美術館 (第一更)熱推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第二天一早,向南等人吃过早餐后,就和朱熙两人上了车,由戴维斯驾车朝威尔逊美术馆行驶而去。
从戴维斯所住的小区开车到威尔逊美术馆,路程其实并不算太远,一百多公里而已,如果不是交通高峰期,开车也只要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抵达。
不过,向南等人出发时,正是上班高峰期,又碰上早上起雾,速度自然快不了,等抵达威尔逊美术馆时,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
说起来,戴维斯昨天说的开车需要两个半小时还真不是夸张,那一大半时间都耗在堵车上了。
就连朱熙也忍不住吐槽,堵车的城市都是相似的,不堵车的城市各有各的不同。
哥谭市尽管是米国第一大城市,世界一线城市,该堵车的时候照样堵车,这就跟京城和魔都那边一样样的。
威尔逊美术馆坐落在曼哈敦区。
曼哈敦是哥谭市五个行政区中人口最稠密的一个区,主要由曼哈敦岛、罗岛组成,并被东河、哈德森河以及哈来米河包围,这里集中了许多著名的企业,被誉为世界的经济中心,也是哥谭最富有的区。
能在寸土寸金的曼哈敦拥有这么一处占地广阔的美术馆,威尔逊家族的深厚底蕴可见一斑。
威尔逊美术馆就在哥谭大学附近不远处,美术馆门前是一片开阔的绿地,一条宽阔的水泥路划过一个半圆,从美术馆门前广场穿梭而过。
门前的广场上,中间有一尊美人鱼雕塑喷泉,汩汩的清流从美人鱼手中的瓶子中滑落,落入到池子中。喷泉的两侧还分布着花坛,有游客在参观完美术馆后,便坐在花坛边上,或休憩闲聊,或看书听歌。
美术馆主体建筑呈现出一个半球体结构,约有三十米高,差不多有一般写字楼的十层楼高,建筑物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其外立面全部都是由钢化玻璃构成。
人氣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威爾遜美術館 (第一更)閲讀
向南和朱熙等人下车后,在戴维斯的带领下朝着美术馆里面走去,美术馆的大门处人来人往,大多是慕名而来的游客和参观者。
戴维斯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笑着对向南和朱熙介绍道:
“威尔逊美术馆在哥谭市还是很有名气的,在上世纪八九十代美术馆刚刚修建起来时,就因为其超前的设计感而备受关注,哥谭市现如今也有不少造型很有特色的博物馆出现,不过因为威尔逊美术馆成名多年,到现在依然每天都有不少游客慕名而来。”
“威尔逊先生挺有智慧啊,用钢化玻璃做建筑外立面,只要勤快一点,多擦一擦玻璃,哪怕过多少年也不显旧,就是玻璃太多了,请人擦玻璃有点费钱。”
朱熙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美术馆,开了一句玩笑,随后他又问道,“美术馆光靠出售门票,应该维持不了日常的运营开销吧?”
“怎么可能光靠门票来维持?”
戴维斯摇了摇头,说道,“美术馆这边除了有古代艺术展馆,最主要的还有现代艺术展馆,盈利主要就是靠现代艺术这一块。”
“比如说,承接展览服务,一些年轻的艺术家想要打出名气来,就会选择人流量大的美术馆开设展览;再比如说,美术馆利用自身强大的专业资源优势,举办有关艺术方面的讲座、培训等等。”
顿了顿,戴维斯又说道,“当然了,最重要的一项,应该还是美术馆开设的‘艺术银行’租赁业务,这项才是大头。”
“什么是‘艺术银行’租赁业务?”朱熙一脸好奇。
好看的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威爾遜美術館 (第一更)相伴
“美术馆里的‘艺术银行’租赁业务,指的是购买年轻优秀的艺术家作品,再将作品转租或者销售给政府机关、公共空间、企业、私人用于陈列、装饰、收藏等,这样一来,美术馆就能从中获得运转资金。”
戴维斯对这一块似乎了解得很深,他侃侃而谈,“这种模式,对于那些政府机关或企业私人的优势,就在于他们不用自己花费大笔经费自行收藏艺术品,也不用考虑储藏、维护等问题,而且艺术品还能定期更换,保持新鲜感,当然了,美术馆方面还能提供艺术顾问等服务。”
“这么说起来,私人美术馆还是挺能赚钱的。”
朱熙一脸恍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几个人聊着天,就来到了美术馆的大门口,在门口等了片刻,闻讯赶来的鲍勃·威尔逊一脸笑容地迎了上来,一把握住了向南的手使劲摇了摇,说道:
“向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得稍晚了一些。”
向南有些不好意思,他在魔都上班时,哪怕不需要到公司里打卡,可也从来没迟到过,这一次到哥谭市里,还是头一次这么晚到约定的地方来,这让他颇有些不习惯。
“没关系,这是我的不是,我早应该给向先生在附近准备一处住处,这样一来,向先生早上过来也就不用这么赶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威爾遜美術館 (第一更)
鲍勃·威尔逊摆了摆手,大笑着说道,“我们家族在美术馆边上还有一间酒店,酒店里最好的几套房间我已经留出来了,向先生今晚就可以带人住进去,这样也就不用来回奔波了。”
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威爾遜美術館 (第一更)展示
站在边上的戴维斯一听,脸都气绿了,向南可是我请来的,这老威尔逊怎么好意思直接把人给“抢走”?要想方便,难道我还会没钱请向南住酒店?
他正打算开口表示一下反对,可还没说什么呢,向南就笑道:“不用麻烦了,还是先去看看那幅《十面灵璧图卷》的残损情况如何吧,如果残损得不太严重,也许一两天时间就修复了。”
“好,那向先生请跟我来。”
鲍勃·威尔逊见状,也没多说什么,又朝戴维斯和朱熙等人笑了笑,转过身去,就带着向南等人从大门边上的工作人员通道里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向南和戴维斯倒是没什么感觉,朱熙却是一脸震撼的模样,喃喃地说道:
“这雕塑可真漂亮!”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剛剛是睡過去了嗎 (第一更)閲讀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这件清雍正珐琅彩三阳开泰笔筒尺寸并不大,残片也不多,因此,拼对粘接就没什么难度了,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向南将它粘接成型,用502快速粘合剂加固处理之后,便放在一旁不再理会,转而又回到了大红长案旁。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剛剛是睡過去了嗎 (第一更)分享
他将平摊在长案上的这幅《云栖山寺》图画芯的一角捏住,将整幅画芯拎起来轻轻一抖,命纸就好像冬天里挂在枝头上的枯叶一样,一阵微风就将它给吹落了下来。
向南自然是一点也不意外,将画芯又重新摊放在了长案之上,重新托好命纸,然后弯腰俯身,神情专注地开始一点一点地修补起画芯的残破之处来。
……
文物修复室外间的休息室。
无论是戴维斯,布罗迪·泰勒,还是吉姆·斯塔克,早就已经见识过向南修复古书画时的那种“神奇”的手段,因此,如今再次见识了一番,心里面还是感觉很惊艳,但面上却是没再表现得那么吃惊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剛剛是睡過去了嗎 (第一更)讀書
咱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怎么还会表现得那么乡巴佬呢?
布罗迪·泰勒和吉姆·斯塔克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忽然扭头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两双眼睛同时看向了另一边。
没错,乡巴佬就在那边。
被布罗迪·泰勒和吉姆·斯塔克同时关注着的鲍勃·威尔逊此刻毫无所觉,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玻璃隔断里的向南,仿佛恨不得将自己整个脑袋都挤进玻璃里面去,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精彩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剛剛是睡過去了嗎 (第一更)看書
他实在是没看懂,向南只是拎起画芯轻轻一抖,那命纸怎么就自动脱落了呢?
这简直是比脱衣舞女郎身上的衣服都掉得还要干脆!
如果说鲍勃·威尔逊对古陶瓷修复只是略有了解,不算熟悉的话,那么,他对华夏古书画的修复技术,还是懂得非常多的,毕竟,威尔逊美术馆里有将近一半的藏品,都是华夏的古书画。
占比这么大,市场价值又高,由不得鲍勃·威尔逊掉以轻心,这也是他专程花了极大的代价,将精通华夏古书画修复的工藤太郎从倭国请到威尔逊美术馆里来坐镇的原因,就是为了确保这些华夏古书画保存完善,以免出了什么纰漏,导致古书画残损,从而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
对于古书画的修复,他也算是知之甚深的,工藤太郎曾经告诉过他,古画修复最复杂也最麻烦的一步,那就是揭裱,也就是将命纸和画芯分开的那一个步骤,哪怕是技术熟练的资深修复师,一个操作不慎,都有可能将画芯撕破,对古画造成二次伤害。
因此,揭裱这一步,文物修复师都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点一点将命纸撕下来,而且速度还不能太快,正常的情况下,一幅古画的揭裱,往往需要耗费一两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如果情况再复杂一点,耗费三五天时间都是正常的。
可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向南只是往画芯背面刷了一层清水样的东西,然后转头去修复古陶瓷了,过了十来分钟时间再回来,他就跟变魔术似的,拎起画芯轻轻一抖,命纸就自动掉下来了。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简直是匪夷所思!
现在的鲍勃·威尔逊已经顾不得去吃惊向南一心两用,同时修复两件文物的事情了,他已经被这一手揭裱手艺给惊到了,整个人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似的。
嗯,没错,就是在做梦,毕竟在梦里头,看到什么都不觉得奇怪,在梦里头他还变成了世界首富呢,他也没觉得有多奇怪。
过了好一会儿,鲍勃·威尔逊才从恍恍惚惚中晃过神来,他转头看了看坐在后边沙发上的工藤太郎,低声问道:“工藤先生,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向先生应该是在那清水中加入了某种药物,可以让揭裱变得更加简单。”
工藤太郎一开始也有些震惊,不过他毕竟做了大半辈子文物修复师,从十五六岁时就在倭国的古董店里做学徒,开始接触华夏古书画的修复工作,眼界还是有的,清水的作用不可能让命纸和画芯之间的胶水失效,那必然就是某种药物了。
“是药物的作用?”
鲍勃·威尔逊眉头一皱,随即有些恍然,应该就是药物了,要不然的话,工藤太郎也能做到这一步的,他问道,“这药物不会对文物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吗?”
工藤太郎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我听说向先生也是个极爱文物的人,如果是对文物有害的药物,他不会用在文物上。”
“你倒是挺了解他。”
鲍勃·威尔逊笑了笑,忽然又问道,“你觉得向南的文物修复技术如何?”
一开始,他还是对向南挺好奇的,毕竟是收藏界里盛传的“上帝之手”,而且刚刚那一手揭裱手艺的确是惊住了他,可现在听工藤太郎的意思,这是药物的作用,他的心态就发生变化了,感觉向南似乎也不过如此,能力是有的,但还没有夸张到要用“上帝之手”来称呼他,说不定,向南的文物修复技术也许还真的比不上工藤太郎呢。
“现在才刚开始修复呢,还看不出来。”工藤太郎摇了摇头。
“嗯,那就先看看再说吧。”
鲍勃·威尔逊微微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到现在他也轻松下来了。
如果向南的文物修复速度是靠着某些药物来实现的,那就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这一类的药物要是交给工藤太郎来使用,工藤太郎的速度也能提高很大一截。
但他来找向南,可不是单纯为了文物修复速度来的,他也不在乎文物修复速度的快慢,他在乎的是文物修复的质量好坏。
想到这里,他又将目光透过玻璃隔断,往文物修复室里面看了过去。
这一看,他又有些发懵了。
我刚刚是一不小心睡过去了吗?
我好像只是跟工藤太郎聊了几句话而已,向南怎么把画芯也给修补好了?

優秀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不要被他們的熱情給嚇到 (第一更)閲讀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几人在客厅里歇了一会儿,闫君豪就提着行李箱准备回家去了,他家就在同一个小区里,离这边不过几百米远,步行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临走前,他和向南说好了,今天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到他家去坐一坐。
闫君豪离开之后,戴维斯也将向南和朱熙带到了二楼的客房里,笑着说道:“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大家肯定也都累了,你们先好好休息一下,等晚上的时候,我再带你们到附近逛一逛。”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好,谢谢戴维斯先生。”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不要被他們的熱情給嚇到 (第一更)鑒賞
等戴维斯下楼之后,向南回房间里转了一圈,这房间很大,里面还有个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床褥和被套都是新换的,上面还带着好闻的阳光的味道。
向南将行李箱里的换洗衣物取了出来,走进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整个人都感觉舒服了不少。
坐了一路的飞机,十几个小时没办法洗澡,浑身上下都是难闻的味道,要是再不洗个澡,感觉自己都要馊掉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不要被他們的熱情給嚇到 (第一更)熱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洗完澡后,向南靠坐在床头上,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刚玩了一会儿,门外响起了“咄咄咄”的敲门声,紧接着门被人拧开了,朱熙的脑袋从外面探了起来,左右瞧了瞧,顿时眼睛一亮:
“老板你这里居然还有浴室?我也要洗澡,浑身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说着,也不管向南的反应,很快又把头缩了回去,估计是回去拿换洗的衣服去了。
过了没多久,朱熙就又回来了,他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换洗的衣服,对向南龇了龇牙:“老板,我洗澡去了啊,你不准偷看!”
说完,就急匆匆地钻进了浴室里,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哗哗哗”的水声。
向南翻了个白眼,理都没理他。
偷看你洗澡?我还怕长针眼呢!
过了没多久,朱熙就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他一边拿浴巾擦着头发,一边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老板,这边看起来好像很空旷的样子,也没有看到什么高楼大厦,倒是跟乡下差不多,离哥谭市中心应该挺远的吧?”
向南还在玩着游戏,头也不抬地说道:“昌岛是米国的富人区,交通很发达,大部分人都是在这里住,到哥谭市或者其它城市上班,要建高楼大厦干什么?”
“哦,我说这里怎么到处都是草地、大树,跟个大森林似的呢,我之前好像还在树上看见了松鼠,蹲在树杈上吃坚果,也不怕人。”
朱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这里的环境真是不错,老板,干脆你也在这里买一套房子算了。”
“你这话怎么不跟你爷爷说?”
向南抬起头来看了朱熙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身为‘富三代’,家里钱多得是,在这买几套房子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朱熙缩了缩脖子,讪笑道:“这话我要敢跟我爷爷说,他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他肯定会说,连根都不要了,这日子还能长久?”
老爷子是个很注重传承的人,始终认为华夏人就应该生活在华夏这片沃土里才能兴旺长久,根在哪里,人就在哪里,这也是为什么朱熙大学毕业后整天无所事事,老爷子也没想着要把他送到国外去镀镀金的原因。
根在这里,没准闹腾闹腾,还真就闹腾出名堂来了呢,出了国就没了根,哪怕你混得再好那也是虚浮得很,说不定有个什么事情就被打回原形了。
既然如此,那还出国去干什么?
……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时分,戴维斯又亲自开着车子,带着向南和朱熙来到昌岛海湾附近的一家很受欢迎的华夏餐馆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又带着两人沿着昌岛逛了一圈,这才回去休息。
第二天上午,向南和朱熙在戴维斯家附近逛了逛,等吃过午餐之后,两人就和戴维斯一起,来到了住在不远的闫君豪家里做客。
闫君豪的爱人是他在米国读大学时的同学,也是华夏人,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很年轻,也很有风韵,看到向南等人来了,她一直在端茶递水,准备水果、零食,看上去就很贤惠。
闫君豪的儿子只比向南小两岁,兴许是一直在米国生活成长的原因,长得很健壮,一看就是经常运动的类型,而且他性格开朗活泼,很快就和朱熙聊得火热起来。
看到这一幕,就连向南都不得不佩服朱熙,这小子或许别的方面有些差强人意,但人际交往方面还真是很有天赋,无论是什么人,他都能跟对方聊到一块儿去,而且还能聊得很开心。
在闫君豪家里待了一下午,一起吃了晚餐后,向南等人才告辞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向南转头看了看戴维斯,开口问道:“戴维斯先生,你应该也知道,修复文物需要有专门的工具和材料,但我好像没发现你家里有专门的文物修复室,是吗?”
“向,我的朋友,请您放心,这件事我早就安排好了。”
戴维斯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有一个朋友布罗迪·泰勒,他也是哥谭市里著名的收藏大家,而且,他还在昌岛拥有一家私人艺术博物馆,泰勒艺术博物馆,这里面就有一间功能完善的文物修复室。早在您来哥谭市之前,我就已经跟泰勒先生说好了,他很愿意将文物修复室免费借给您使用。”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代我谢谢这位泰勒先生。”
“他要谢谢您才对,您愿意在他的博物馆里修复文物,将会大幅度提高博物馆的知名度的。”
戴维斯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哦,对了,我都忘了提醒您,明天晚上,我将在家里举行欢迎酒会,到时候会有不少收藏圈的朋友过来,他们对您的到来都很欣喜,希望您到时候做好准备,可千万不要被他们的热情给吓到。”
向南:“……”
还会被他们的热情给吓到?有这么夸张吗?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 (第一更)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钱卫安和鲁文华两个人没有参加之前的那次香江春季拍卖会,何绍骅或许是喝多了酒,一下子兴致来了,就跟几人说了不少向南的事,甚至连向南在拍卖会上预测拍品最终成交价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不过,看钱卫安脸上的表情,似乎都没有把这些事当真,只是抱着听一听的态度。
但鲁文华却似乎很相信何绍骅的话,对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追问了好几次。到最后,他转过头来看了看向南,一脸希冀地说道:
“向专家,等明天拍卖会正式开始的时候,我可一定要坐你身边,到时候还请向专家帮帮忙,老鲁我感激不尽啊。”
“鲁老板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也只是胡乱猜测的,恰巧猜中了一两次而已,是何老板故意抬举我的,当不得真。”
向南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真要有这个本事,还修什么文物,干脆给大家算命改运好了。”
鲁文华证打算再说些什么,可还没来得及开口,一直坐在闫君豪身边没怎么开口的戴维斯忽然说话了:“我亲爱的向,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之前你在F国巴里斯时,曾经帮一位收藏家修复过一件清康熙釉下三彩‘鱼化龙’图观音尊,当初这位收藏家三年前拍得这件古陶瓷时,成交价只有88万元,这件观音尊被你修复之后,他立刻就将它送到拍卖会去拍卖,结果最终成交价达到了154万元。”
戴维斯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啤酒,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一般情况下,文物残损之后,即便被修复过也都会大幅贬值的,不过为什么被你修复过的文物,拍卖成交价不降反涨呢?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戴维斯先生,你这个问题可是为难我了。”
向南摊了摊双手,一脸无奈地说道,“这是市场行为,和我可没有关系,我总不可能控制得了其他人从他们的口袋里掏出钱来,故意将拍卖价给抬高吧?”
“不不不,亲爱的向,你知道的,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戴维斯连连摆手,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的修复技术,或者说,你修复过的文物,在别人眼里已经成为了一种艺术。Emmmm,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 (第一更)熱推
何绍骅:“……”
钱卫安:“……”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 (第一更)
鲁文华:“……”
虽然我们听你讲了一耳朵的各种分析,但实话实说,我们真的没听懂。
不过,隐隐约约间,大家似乎都意识到了一种真相,那就是——向南修复过的文物,不仅不会贬值,好像还能和品相完美的文物一样继续增值!
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大消息,真要传出去了,估计向南的公司大门都会被那些收藏家给挤爆。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 (第一更)分享
包厢里沉寂了片刻,最终何绍骅还是没忍住,他“咳咳”了两声,举起了手里的酒杯,和向南碰了碰杯,笑着说道:“来来来,向专家,咱们走一个!能在香江碰见两次,这就是咱们俩的缘分啊!”
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 (第一更)鑒賞
“随意吧,明天咱们都有事呢。”
向南笑了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何绍骅这边刚歇下去,鲁文华就立刻站了起来,双手举杯迎向向南,一脸谄笑道:“向专家,我也敬您一个……”
“坐坐坐,咱们也随意!”
钱卫安马上又站了起来,“向专家……”
“……”
一顿饭吃完,都已经晚上九点来钟了,何绍骅、钱卫安和鲁文华等人跟向南他们并不是住在同一个酒店,因此,出了餐厅之后,几个人“依依不舍”地跟向南道别之后,就率先离开了。
等他们一走,闫君豪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人可真现实。”
知道了向南的本事,听说了向南的“价值”,这几位就好像猫闻到了鱼腥味儿一样,绕着向南转个不停。
戴维斯笑了起来,耸了耸肩说道:“闫,这才是生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也正是因为向南有价值,那些收藏家们才会这么客气,这么热情;要是向南没这份本事,那也就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那些收藏家凭什么要对你另眼相看,你又能为他们带来什么?
几个人回到酒店之后,闫君豪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了看向南,笑着问道:“向南,下午你和朱熙又跑到古董街去了?看到什么好东西了吗?”
向南还没来得及说话,朱熙忽然开口说道:“老板捡了个漏!”
“哦?还真捡漏了,是什么古董?”闫君豪顿时眼睛一亮。
戴维斯也是兴致满满,“捡漏了?哦,我的上帝!向,你太好运了!”
看来,在捡“便宜”方面,不管是华夏人还是米国人,大家都很感兴趣。
“买了一件古代青铜香盘,具体是不是真捡漏了,还得回去看看再说。”
向南转头瞪了朱熙一眼,这才回过头来对闫君豪和戴维斯说道,“那件青铜香盘之前都被锈迹包住了,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大半个下午我都在忙着把它清洗干净。”
闫君豪笑道:“正好我们也要上楼,干脆一起去看一看吧。”
“我得沾一沾向的好运,希望明天正式拍卖时,可以顺利拿下自己心仪的古董。”戴维斯也乐滋滋地跟了上来。
上了楼,几个人跟着向南回了他的房间,向南用一次性筷子将小铜盘从柠檬水中取了出来,然后用纯净水冲洗干净,再拿了一条刚刚回酒店时在路上小店里买的干毛巾,将小铜盘上的水分洗干净,这才将它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向南笑着对闫君豪和戴维斯伸手示意了一下,说道:“从古董街里买来的就是这件青铜香盘了,你们看吧。”
闫君豪和戴维斯两个人看了一会儿面前的这件青铜香盘,脸上的表情一片茫然,尤其是闫君豪,他连收藏圈的门槛都还没摸到,哪看得出这件青铜香盘的好坏来?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此路不通 (更新完畢)展示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老板,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对吗?”
向南和朱熙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来到酒店的大厅里。
大厅角落里的休息区的沙发上,此刻已经坐满了人,正在那儿表情轻松地低声交谈着什么。看模样,这些人应该都是来拍卖会预展上鉴赏和选择竞拍目标的收藏家。
向南看到没地方坐,正准备转身离开,到外面找个咖啡馆坐一坐,歇一会儿,休息区那边忽然传来一个稍显陌生的声音:
“向专家,是吗?”
向南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从休息区的沙发上站起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下巴上留着一截精致的小胡子,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说道,
“向专家,我是何绍骅啊,深镇那边的,上次香江春季拍卖会上,咱们是坐一桌的。”
“哦,我记得你。”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此路不通 (更新完畢)分享
向南回想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是闫君豪闫总的朋友。”
“对对对!”
何绍骅笑得更欢了,他左右看了看,说道,“向专家,站在这里也不好说话,走走走,咱们到隔壁的咖啡馆里找个地方坐一坐。”
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此路不通 (更新完畢)
向南本来就是要去咖啡馆的,听了他这话后,也不客气,点了点头,就和朱熙一起跟着何绍骅离开了酒店。
到了咖啡馆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单之后,向南又把朱熙给何绍骅介绍了一番,两个人稍稍客套了一下,何绍骅笑着对向南说道:
“向专家,前两天我还在念叨着你呢,还在想你这次香江秋季拍卖会你会不会来,没想到还真让我给碰上了,这可真是缘分呐!”
也难怪何绍骅这么兴奋,要知道,上次香江春季拍卖会上,何绍骅可是亲眼见到向南预估了拍品价格的,而这些拍品的最终成交价和向南的预估价十分接近,这让何绍骅大吃了一惊,这简直就是神人啊!
上一次,他通过向南的预估手段,拍下了几件心仪的文物,这一次又碰上了向南,他当然要紧跟着对方了,向南要是这次也愿意帮忙预估一下拍品价格,没准自己还能顺利拿下几件拍品呢。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此路不通 (更新完畢)鑒賞
向南笑了笑说道:“我是跟闫总一起过来的。”
“原来闫总也来了啊,那晚上要是有空的话,大家一起聚一聚,我也好久没见到他了。”
何绍骅笑了起来,继续说道,“上次拍卖会结束之后,我本想邀请向专家到深镇来玩一玩的,可惜向专家后来有事了,没去成,让我感觉很遗憾。这一次等拍卖会结束,向专家无论如何都要到我那里做一回客,也好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这……恐怕我不一定有时间啊。”
“向专家这次来香江,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何总,我跟老板这次过来,主要是想收购一批残损文物。”
向南还没开口说话,坐在一旁的朱熙忽然开口了,他皱着眉头说道,“但是你也知道,残损文物其实并不好找,我们现在正为这个头疼呢。”
“残损文物?”
何绍骅愣了一下,问道,“小朱啊,你和向专家收购残损文物,是打算……”
别人玩收藏,都尽量入手品相完好的,可这向专家也太奇怪了,居然还打算收购一批残损文物,他这是打算干什么?
朱熙笑着说道:“我们公司旗下有一个文物修复培训学院,收购来的残损文物,主要是给学院里的学员们当作教学道具用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何绍骅恍然大悟,原先他还以为向南收购这些残损文物,是打算修复之后再拿去出售呢,原来是给文物修复师练手用的,他想了想,说道,
“向专家,我们这些收藏家手里,残损文物其实并不多的,就算有,一个收藏家手上能有两三件残损文物,已经算是很倒霉了,毕竟这些残损文物都是自己不小心失手弄破的,可得损失一大笔呢。这样吧,我在深镇和香江这边也算认识一些收藏家,这段时间我联系一下问问他们,看看这些人能凑出多少残损文物来。”
向南听到何绍骅这么说,也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就麻烦何总了。”
至于之前他跟朱熙提过的,只收购市场价格不高的残损文物这样的话,就没必要去嘱咐何绍骅了,因为只要不傻,就没人会将原本市场价格高昂的文物当成废品来卖,他随便找一家文物修复机构将它修复,再转手出去,就算价格会缩水一些,那也要比直接出售残损文物要好得多。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何绍骅哈哈大笑起来,接着说道,“向专家上次可是帮了我不少忙,我能为向专家做点事,那也是应该的。”
一杯咖啡喝完,事情也就聊得差不多了,何绍骅本打算请向南和闫君豪一起吃晚饭,不过向南借口还有事,给婉拒了。
他倒是答应了对方,等这次拍卖会结束,时间充裕的话,会跟何绍骅到深镇去玩一玩。
“老板,看来从收藏家手里收购残损文物,不是个好主意啊。”
和何绍骅分开之后,朱熙忍不住说道,“既然此路不通,我觉得,我们应该找找其它的渠道,比如古玩店什么的,没准残损文物还会多一些呢。”
之前听何绍骅的意思,一般收藏家的手里并不会有很多残损文物,不过这其实才是正常的,正常人谁还会专门收藏残损文物?
基本上都是将品相完好的文物收购回来等着升值,这残损文物大多是自己不小心或者出了什么意外摔坏的,或者碰坏的,在这种情况下,收藏家手里当然不会有很多残损文物。
“古玩店?”
向南笑了一下,转过头来看了看朱熙,说道,“你怎么知道古玩店里出售的不是赝品、工艺品,就一定是真古玩?”
朱熙嘀咕道:“总不至于都是出售赝品、工艺品的吧?”
“行,那就听一回你的。”
向南往酒店电梯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明天正好没事,咱们就到香江古董街那边去逛一逛。”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飯桌閒談 (第一更)展示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还是原来的酒店,还是原来的包厢,还是原来的那些人。
包厢的窗外,黄浦江上波光粼粼,微风轻拂,大江两岸灯火璀璨,一片繁华。
闫君豪和那个米国人戴维斯就坐在窗边的茶几两侧,一边喝着茶一边漫不经心地闲聊着。
“闫,这一次我去长安,就是为了亲眼看一看你们华夏秦始皇帝的兵马俑。”
戴维斯脸上露出了叹服的表情,感慨地说道,“你知道吗?当我走进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里面,看到墓坑中站立着的一排排队列整齐的兵马俑,我简直惊呆了!两千多年前的华夏古代工匠,就能做出这么精美的工艺品,实在是太不可思议,太伟大了!”
“秦始皇兵马俑可是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虽然国际上公认的只有七大奇迹,但这并不妨碍秦始皇兵马俑让全世界都感到震撼。”
闫君豪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戴维斯,你在墓坑里看到的兵马俑都是灰色的,实际上原本兵马俑都是彩色的,彩色的兵马俑才是真的栩栩如生。”
“我也听导游介绍过了。”
戴维斯耸了耸肩,有些遗憾地说道,“听说是因为技术上的问题,没有办法保护兵马俑身上的彩绘,结果一遇到空气,这些彩绘就脱落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咄,咄,咄!”
这两人正聊着,包厢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叩门声,紧接着门开了,向南脸上带着淡淡笑容,一步跨进了包厢里。
在他的身后,朱熙东张西望着,也跟了进来。
“向南,小朱,你们来了。”
闫君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笑容地打起了招呼,“这时候过来,路上车很堵吧?”
戴维斯也跟着站了起来,很热情地说道:“向,还有朱,好久不见,我的朋友们,你们都还好吗?”
“还好,毕竟是下班高峰期。”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飯桌閒談 (第一更)看書
向南先是朝闫君豪笑了笑,又对戴维斯点了点头,笑道,“戴维斯先生,听说你这段时间都在华夏旅游,玩得开心吗?”
“哈哈,开心,太开心了!”
戴维斯大笑了起来,说道,“我先去了长安,看过了秦始皇兵马俑,又去了敦煌,看过了莫高窟,可惜时间太仓促,我也只能去这两个地方了,不过光是这两个地方,我就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受到了洗礼,实在是太震撼,太惊讶了,华夏民族不愧是勤劳、勇敢,且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民族!”
向南笑道:“光顾着参观景点可不对,华夏的美食也是不容错过的。”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飯桌閒談 (第一更)分享
“哈哈哈,向,你说得太对了!”
戴维斯连连点头,笑着说道,“不论是陕省,还是陇右,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美食,我在长安时,都差点舍不得离开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两个人聊了几句,闫君豪在一旁笑道:“别光站着了,都坐下来吧,咱们边吃边聊。”
几个人在餐桌上坐下来后,服务员正好将菜上得差不多了,朱熙一时间说不上什么话,干脆拿起起子,开了四瓶啤酒,一个人面前放了一瓶。
闫君豪拿起一瓶啤酒给自己面前的杯子满上,然后端了起来,笑着说道:“来来来,咱们几个先喝一个,这年头忙里忙外的,想要聚一聚还真是不怎么容易。”
大家相视一笑,一口就将杯子里的啤酒给喝干了。
喝了头杯酒,大家也纷纷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这会儿已经七点来钟了,大家早就饿了,自然就没有那么多客套可言。
等吃得差不多了,向南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半杯啤酒,又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上的油腻,这才看了看坐在边上的闫君豪,笑着问道:“闫叔,这段时间生意上的事情怎么样了?我都没听到你有什么消息。”
“我这二十来年一直都在米国那边,生意上的人脉、关系什么的也都在米国,要想把生意的重心转移到国内来,怎么可能有那么容易?”
精华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飯桌閒談 (第一更)閲讀
闫君豪摇了摇头,夹了一块牛腩放进嘴里嚼了嚼,接着说道,“这种事,我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先在国内这边设个点,搭个框架,等这边有点起色后,才能一点一点地把米国那边的生意给转移到这边过来,我估计啊,没个三五年时间是不可能成的。”
“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不过闫叔反正还年轻,三五年时间也不算很久,来得及。”
向南笑了笑,说道,“要是机会来了,没准在这三年时间里,闫叔的生意规模还能翻个倍也说不定啊。”
“你以为做生意就跟你修复文物一样,每一步都有章程可循?”
听了向南这话,闫君豪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说道,“再说了,‘年轻’这个词用在你身上可以,用在我身上就过分了,我儿子都快大学毕业了,还年轻……”
向南和闫君豪在这边聊着,另一边,戴维斯和朱熙这两位上次就聊得很投机,这第二次见面,自然就聊得更火热了,两个人一边碰着杯喝酒,一边嘻嘻哈哈地聊着,倒是显得很开心。
向南端起碗,给自己舀了一碗鱼片汤,一边喝着一边看向闫君豪,问道:“对了闫叔,香江秋季拍卖会具体是哪一天开始来着?”
“你不知道?”
“我没怎么关注。”
“9月25日,还有四天就开始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飯桌閒談 (第一更)分享
闫君豪有些无语地看了向南一眼,不过他也能理解,如果不是自己要去参加拍卖会,估计向南根本就没兴趣去了解这些事情,向南又不是收藏家,也不会把自己修复文物得来的文物拿出去拍卖,拍卖会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吸引力。
“我打算后天就跟戴维斯一起出发去香江那边,戴维斯肯定是想参与竞拍的,至于我,先到现场看看情况再说了。你呢,有时间跟着一起过去看看吗?”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飯桌閒談 (第一更)分享
“嗯,那我也带着朱熙一起,跟着过去看一看吧。”
向南抬起头来笑了笑,说道,“这次香江拍卖会可热闹了,有好多熟人呢。”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四十九章 大腿上還缺掛件不 (第一更)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3D打印机?”马玉川一脸诧异地看着向南,问道,“那玩意儿也能修复文物?”
“放心好了,在国内外的一些博物馆里,已经使用3D打印技术介入文物修复了,再说了,即使修复不好,也不会对这件温酒炉造成什么损害。”
向南耐心地解释了一遍,说道,“这件事马老板自己考虑吧,在这里我最多只能将耳杯残片和掉落的人形足焊接起来,镂空部分的纹饰残缺,条件有限,肯定是没办法配补起来的。”
“行,向专家就将它带走吧。”
马玉川大手一挥,一脸了然的神色,笑道,“既然要修,那就得将它修复好了才行,一半修了,一半不修算怎么回事?”
“好,那我就将它收起来了。”
向南又小心翼翼地将这件温酒炉放回到古董盒里,将盖子盖上,然后对马玉川说道,“对了,马老板,我这两天可能会回金陵一趟,等金陵那边的事情办完之后才会回魔都,这件温酒炉大概还要等几天才能修复好。这样好了,等修复好了,我再打电话给你,你让人过来取就好了。”
“没事,反正我也不是很着急。”
马玉川点了点头,笑道,“向专家,既然现在不用修复文物了,干脆我们到楼下去喝茶?我这边还有明前采摘的碧螺春,平常我都不舍得喝,一起尝尝?”
说着,他就抬脚往修复室外面走去。
向南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笑道:“现在就不喝茶了,马老板,要是方便的话,我想跟你借一下傅师傅,这次难得来一趟姑苏,正好还有点时间,我想到市里去看望一下柳老师。”
“柳老师?”
马玉川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是柳河川吧?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是应该去看看,毕竟你跟他学习那么久的缂丝织造技艺。你等等,我让老傅把车开出来。”
说着,他就拿出手机来给老傅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后,他又对向南笑道:“向专家,我送你出去。”
走出别墅后,老傅的车子已经停在院子门口了,向南朝马玉川摆了摆手,笑道:“马老板,那我就走了,谢谢。”
“哎,等等!”
向南刚要上车,马玉川就喊了一声,“向专家,你不会就这样走了吧?好不容易来姑苏一次,怎么也得吃顿饭过一夜再走啊。”
说着,他对老傅吩咐道,“老傅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一会儿你记得带向专家回来!”
“……”
无爱不成婚:何以暖心
老傅一脸为难地看了马玉川,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向南。
腿长在向南的身上,人家想走就走,我还得把人家扣住不成?
你这也太为难人了!
向南见状,只好笑道:“行吧,那今天就不走了,明天早上再回金陵。”
听到向南这么说,马玉川这才笑了起来,说道:“那老傅赶紧走吧,早去早回,这附近刚开了一家餐厅,味道还挺不错的,晚上我们一起去尝尝!”
……
柳河川缂丝织造工作室里,还是那个布局,还是那个摆设,也还是那些人。
龚小淳懒懒地坐在缂丝织机前的椅子上,手里举着一幅缂丝画作,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在看着,这幅缂丝画作应该是刚刚织好不久,织机上还残留着剪下来的线头,就如同玉米须子一般,散乱地搭在那里。
坐在他对面的那台缂丝织机前的,是曾经手把手教导向南给织机上线的那位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二叔,他一边用粗短的手指灵活地拿着梭子,在丝线上下飞快地穿梭着,一边抬头瞄了一眼龚小淳,开玩笑似的说道:“小淳,这那幅缂丝画作织得怎么样?是不是快赶上你舅舅了?”
龚小淳的舅舅,就是这间工作室的主人,缂丝织造工艺大师柳河川。
“哟,那可了不得!”
坐在二叔旁边的徐姐听了这话,也开始打趣起来,她笑嘻嘻地说道,“小淳要是真赶上了他舅舅,那前途可是一片光明啊。小淳啊,你大腿上还缺挂件不?能不能把徐姐给挂上啊,也好让我沾点光不是?”
“去去去!别理我,让我静一静!”
龚小淳撇了撇嘴,这两人,为老不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显就是在嘲笑自己。
哼!
等我缂丝织造水平真的超过了我舅舅,到时候看你们什么表情!
龚小淳想着想着,又回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这幅缂丝画作,心里又是一阵泄气:“可是,我都学了这么好几年了,这缂织出来的画作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实际上,真要说起来,龚小淳还是学到了点东西的,缂丝织造艺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光是织机上线就有十几道工序,而且还要从零开始学习描摹技术,最后才是正式开始缂织。
光是这些东西,一般的缂丝织匠不学个半年到一年时间,连上机操作都操作不了。
龚小淳到现在至少还能缂织出成品来呢,虽然这画作不怎么样,但至少也是一件作品啊。
“哎呀,这人呀,发达了尾巴就翘起来了。”
徐姐依然是笑嘻嘻的,她手上操作的织机依旧嗡鸣,嘴里也不停,“小淳,我跟你二叔平日里怎么对你的,你得心里有个数,咱做人可不能忘了本。”
二叔倒是没说话了,只是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
龚小淳将手里的缂丝画作往边上一放,正打算好好跟这两位“为老不尊”的长辈论论理,这话还没说出口呢,就看到从门口透进来的阳光忽然被一道身影给挡住了,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他心里一惊,暗叫一声“糟了”,赶紧闭上了嘴,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起织机上残留的线头来。
那身影一手拿着个茶杯,一手拿着手提包,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然后站在了织机室里,停了下来。
原本有些欢乐的织机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不少,只听得到织机依旧在不停嗡鸣,就连徐姐和二叔也都悄悄挺了挺腰,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柳河川,来了。

phszu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3D打印技術 (第一更)閲讀-meh08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既然张春君跟朋友去了洞庭山散心,不在办公室里,向南也就没打算在这里多待,和卢国强小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回到公司以后,他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喝杯茶,许弋澄就兴冲冲地赶了过来,对向南说道:“老板,3D打印机厂家那边已经把那件古陶瓷残缺部位的补块快递过来了。”
向南问道:“修复了吗?”
極道丹皇 舌頭老大
“早上刚收到的,这不是还等着让你过去先看一看吗?”
许弋澄摇了摇头,说道,“我和姚嘉莹他们倒是先看了看,这补块应该是用瓷粉打印出来的,不论是强度还是细腻程度,都挺不错的。”
“那去看看吧。”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重生之拒絕杯具 來生悅己
向南并不排斥高科技产品介入到文物修复当中来,否则的话,他也就不会在金陵那边开设文物修复研究所,而且还率领团队研发出两款古书画修复产品来了。
对于这3D打印机,向南抱着同样的态度——只要能提高文物修复师修复能力,加快文物修复速度,并且修复效果不错的产品或者设备,那都是好东西。
跟在许弋澄的身后,向南很快就来到了古陶瓷修复室。
修复室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宽大的陈列台,陈列台上其它修复好的古陶瓷器已经被清空了,上面摆了一件青花釉里红瓷器,只是瞄了两眼,向南就认出来了,这是一件清乾隆年制豆青青花釉里红加白松鹤大天球瓶。
这件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从上到下遍布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痕,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碎的,这模样看着就有些凄惨。
除了一道道裂痕之外,在瓶身上还有两个婴儿巴掌大小的残缺之处,残缺的地方,正好覆盖了图案上的松树枝干和针叶团簇。
在这件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边上,则平放着两块略有些弧度的瓷片,看它们的大小,应该就是3D打印机厂家邮递过来的那两块补块。
二月河经典力作:雍正皇帝 二月河 原著 蔡睽 评注
除了许弋澄,姚嘉莹、覃小天、王民琦、老戴和那位新来的光头资深修复师沈忠伟,也都围在陈列台四周,一脸好奇地看着。
“3D打印出来的瓷器补块,有这么新奇吗?”
向南心里嘟囔了一句,撇了撇嘴,伸出手来拿起一片补块,用另一只手的指肚轻轻在表面上摩挲了一下。
从分量上看来,这补块入手有点沉,应该是瓷粉打印出来的,从手感上来讲,补块正面有图案的部位很光滑,一点也不糙。
不过,这打印出来的图案,单独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可将它放在原器物边上一对比,这就很明显了,补块上的图案生硬死板,远远没有原器物上的图案那么灵动,有生气。
大墓盜 逐北日
而且,从侧面看过去,这补块表层像是涂了一层反光膜似的,看起来亮晶晶的,像是上面覆盖了一层白光,图案都看不清。
如果补块都是这样的,那肯定不行。
向南皱起了眉头,看了看许弋澄等人,举了举手里的补块,问道:“你们也都看了,感觉怎么样?”
“材质和大小是没问题,不过这纹饰不能用打印的。”
网游之黑心奸商
姚嘉莹看了看许弋澄等人,见他们没有说话的想法,自顾自地说道,“3D打印机的好处,估计有点类似‘以瓷补瓷’吧,在强度方面的确比我们之前用牙粉、石膏做的补块要好很多,但其它的方面,也就那样。”
向南点了点头,又看向其他人。
“如果只是在强度上有所提高,我觉得大可不必。”
覃小天见其他人都看向了他,有些不自觉地抬起手来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们用牙粉加胶粘剂制作的补块也并不差什么,尤其是古陶瓷文物本来就是用来鉴赏的,要是摔碎了,就算是‘以瓷补瓷’也没用,照样会摔碎。更何况,咱们真要买了3D打印机,还得招一个人来专门操作3D打印机呢,划不来。”
说完,覃小天也忍不住有些沾沾自喜,自己考虑得多周到,得为公司省钱啊,多招一个人,每个月还得付工资呢。
“3D打印技术对文物修复工作还是有一定帮助的,比如陕省博物馆,就曾经利用3D技术制作了一件西汉匈奴的鹿形金怪兽仿品用来展示,而原件就可以更好地保存起来。”
许弋澄这会儿也没再嬉皮笑脸,他一本正经地说道,“3D打印技术,可以在不接触文物的情况下,通过立体扫描、数据采集、绘画模型打印等一系列步骤,对文物进行修补或者复刻,而咱们传统文物修复工艺,基本上都是直接在文物表面上操作,实际上还是很容易对文物造成二次伤害的。”
醜女如菊 鄉村原野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太早下定论,一项技术的发展,它在应用层面上的范围是不断扩大的,3D打印技术目前来讲还谈不上普及,现在文物修复领域应用得不多,谁知道以后呢?”
“行了,咱们不争论这些。”
向南摆了摆手,举了举手里的陶瓷补块,问道,“厂家那边就邮递了两块补块?没有别的了?”
“有,还有两块没有上色的。”
许弋澄龇牙笑了笑,从身后的工作台递了一个盒子过来。
居然还要藏着,很有意思吗?
向南一脸无语,没好气地瞪了许弋澄一眼,接过盒子,从里面拿出两块纯白色的补块看了看,点了点头,说道,“这两个补块就可以用了,就是还需要再作色、仿釉处理一番。”
“其实用3D打印机来打印这种补块是浪费了,如果用它来打印异形残缺部位,比如镂空部位、或者陶瓷提梁这一类的残缺部位,实际上应该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一些古陶瓷表面有浮雕之类的情况,就更合适了。”
顿了顿,向南看向许弋澄,继续说道,“既然要采购3D打印机,就采购精度高一些的,最好能够使用瓷粉、铜粉这两类打印材料的,因为我觉得青铜器这一块,可能更适合使用3D打印技术。另外,招聘一个技术人员来,最好是能熟练操作3D打印机的人,这些事,就由你来负责吧。”

pp2s6火熱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兩百三十四章 斷代 (更新完畢)推薦-e4jli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不过,很显然,这件青铜器香薰曾经残损过,如今已经被修复了,修复痕迹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向南可是青铜器修复国家级专家,稍稍注意一下,就可以看出,这香薰的狮子尾巴曾经断裂过,不仅如此,那胡人高举的左手也被重新焊接过了。
见向南抬起头来,卢国强笑着问道:“向专家,怎么样,看得出来这件青铜器是什么年代的吗?”
青草吃兔子
向南想了想,说道:“如果没有猜错,这件青铜香薰应该是明代的,嗯,再精确一些的话,应该是明代早期的器物。”
华夏古代是没有狮子这种动物的,一直到“丝绸之路”的开通,东汉时期出使西域的张骞,不仅将丝绸、青铜器等商品传入了西域,也从西域各国带回了不少新鲜东西,这其中就包括了狮子。
由于狮子的形象威武雄壮,很符合当时的“帝王之气”,因此深受历朝历代的帝王喜爱,被认为是“祥瑞之兽”,有辟邪的作用。
也正是因为此,狮子的形象开始逐渐深入华夏古代各阶层的日常生活之中。
在华夏古代,狮子的形象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发生改变,事实上,在唐宋时期,只有帝王宫殿、墓前才有资格用石狮子守卫。
这种用来镇守的狮子,它体型硕大,状态威猛,筋肉突起、气势非凡,具有强大的精神威慑力。
而到了明代,狮子从最初的帝王、官宦镇宅镇墓之兽,开始逐渐走向民间,成为民间辟邪纳吉的日用器物,这种颇为驯服的狮子形象,成为不少佛教道观、民间宅第、桥梁亭台、衣帽轿椅等日用的陈设点缀。
大神
回过头来再看这件青铜香薰,胡人骑乘在狮子背上,腿上还趴伏着小狮子,这种明显被驯服的狮子形象,在唐宋时期是不可能出现的,因此,这件青铜器只会是唐宋之后的器物。
而且,从另一方面来看,以胡人形象入工艺品装饰,最初是从唐朝开始的,其后逐渐减少直至消失,一直到明代中晚期,随着中外贸易往来的复苏,工艺品中才又出现了胡人形象。
譬如,在明代万历官窑瓷器中,曾经见到过有八蛮进宝的纹饰。胡人献宝是华夏封建社会繁荣昌盛、万邦来朝的现实反应,寓意国力强盛、天下太平。
综合以上两点来判断,这件青铜胡人戏狮香薰应该是明代的青铜器物。
此外,向南以往在瓷器中看到的狮纹,明代早期的狮纹非常凶猛,毛发飞扬,四肢健壮,而明代中期的狮纹,狮头大一些,狮身短一些,到了明代晚期,狮纹逐渐图案化,狮头跟烫了头发一样,一圈卷毛,不见凶猛的模样。
再回过头来看这件青铜香薰的狮子,双目圆瞪,张口露齿,毛发飞扬,四肢粗壮,尽管被人骑在身上,依旧是一副凶猛的模样,这跟瓷器上明代早期的狮纹十分吻合。
权色禁区
因此,时间线上再精准一些,这件青铜胡人戏狮香薰有极大的可能是明代早期的物件。
一醉天下 叶落淇水间
听了向南的一番分析,围在大修复室里的文物修复师们,一个个若有所思,纷纷点头。
卢国强想了想,也觉得向南分析得很有道理,他笑着说道:“我们一开始都在猜测这是唐代的青铜器,听你这么一分析,是我们搞糊涂了,看来多接触一些其它文物还是有好处的啊,听你刚才那么一说,瓷器上的狮纹特征,就很明显能够分辨得出来。”
“我也只是随便这么一猜,不一定就是正确的。”
向南摆了摆手,笑着说道,“真要确定年代,你们还不如将这青铜器香薰拿去做年代测定。”
“没必要,这件青铜器香薰残损不严重,又没有特定年代的纹饰需要配补,哪个年代的就不那么重要了。再说了,我们已经将它修复好了,现在也只是看一看能不能断代罢了。”
前夫,妳好毒 蘇蘇
卢国强一边说着,一边跟在向南身边走出了修复室,他扭头看了看走廊尽头,笑着问道,“你这么一大早跑过来,是来找张主任的?”
向南“嗯”了一声,问道:“老师他来了吗?”
“没来。”
卢国强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恐怕是白跑一趟了,张主任前两天就请了假,跟一个朋友跑到洞庭湖那边的山里去散心了,他还说要亲自体验一下炒茶的滋味呢,啧啧,这要是炒焦了,我看他怎么喝得下去?”
“去洞庭山了?”
向南一阵讶然,早在年初的时候就听张春君说要去洞庭山散心,后来因为扔不下青铜器修复中心这边的事情,一拖再拖,结果这都拖到大夏天了,才跟着人去散心了。
不过,洞庭山那边的碧螺春茶,据说是三四月份才是最好的,这都已经七月份了,难道去摘老茶梗吗?
浩渺无双 凌子轩
想了想,他说道,“出去散散心也好,这天天在办公室里闷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是啊。”
绝世剑尊 白慕青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深情不負:甜美嬌妻哪裏逃
卢国强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一脸感慨,“年初那段时间,主任眼睛不舒服,没办法修复文物的时候,那心情可是糟透了,连我们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就怕触了他的霉头,不过好在主任自己调整得也快,前一段日子心情就好得差不多了,这次出去散散心,没准还能找到别的爱好呢,转移一下注意力也是好的。”
“他在青铜器修复上面耗费了大半辈子时光,忽然不能修复文物了,心里面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是正常事。”
向南笑着安慰了卢国强一番,接着说道,“你跟他接触的时间比我更长,他这个人,面冷心热,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时心火罢了,没什么坏心的,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们别放在心上。”
“那当然不会,我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主任手底下带出来的,说他是我们师父一点也不为过,只是我们水平不够,不好意思自己往上凑罢了。”
卢国强也笑了起来,他说道,“有时候我们做错了什么,他骂我们一两句,那不是应该的吗?”

ceo9c熱門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 青銅香薰 (第一更)看書-yuo92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古陶瓷修复室的玻璃门开着,里面却很安静,向南走进去往边上的大修复室里看了看,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修复师正在里面收拾着东西,小乔倒是还没有来。
小乔原本上班时就不怎么积极,以前单身狗时还总是睡懒觉,踩着点上下班呢,更别说现在已经当了妈妈,家里面的事情更多了呢,没这么早来也是正常的。
向南只是随意瞄了一眼,也没太在意,就继续往走廊里面走去,很快就来到了江易鸿的办公室门前。
老江上班一向是很早的,虽然来了也没什么事,但几十年下来养成的习惯已经改变不了了,没事也得在修复中心里转一转,看一看,这样心里面才会感觉到安宁。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向南走上前去,伸手轻轻在门扉上敲了敲,然后轻轻喊了一声:“老师?”
江易鸿正在里面拿着抹布,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博古架上的各类古陶瓷器,听到向南的声音后,停下手里的活儿,转过头来看了向南的一眼,笑道:“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也好久没来看老师了,刚好这几天有时间,就过来看一看。”
向南笑了一下,自顾自地走了进去,将背包放在沙发上,然后拎起一旁的水壶,跑到办公室一侧的茶水间里准备烧水,他说道,“老师,我给您带了上次的那种野茶,待会儿您尝尝味道。”
“又有野茶了?”
因為我喜歡
江易鸿一听,连忙放下手里刚刚擦干净的文物,对向南说道,“你哪会泡茶?简直就是糟蹋茶叶!一边待着去,我自己来!”
说着,他将手里的抹布放到一边,到洗手间里洗了洗手,就坐在茶艺桌前开始烧起水来。
向南见江易鸿抢了自己的活儿,忍不住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不就是泡茶嘛,反正都是喝到肚子里的,那么讲究干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不同的茶叶,不但泡茶的水温不一样,就连泡茶的时间都不同。”
江易鸿一边用烧开的水烫洗茶壶,茶盏这些玩意儿,一边对向南说道,“这就跟修复文物是一个道理,瓷器有瓷器的修复方法,陶器有陶器的修复方法,这些修复方法不存在孰好孰坏,只有哪一种更合适而已。”
过了一会儿,江易鸿将凉了一阵的开水冲入茶壶,嫩绿的野茶在滚烫的水里翻滚、腾跃,一股浓郁的清香随着水汽蒸腾而起,瞬间充斥了整个办公室。
“真香!”
向南使劲嗅了一口,一脸陶醉的模样。
江易鸿小心翼翼地端起茶盏,凑在鼻子前闻了闻,也赞道:“这茶叶真不错,比去年炒得好。”
两个人没再说话,凑在一起喝了两泡茶,这才缓了下来。
江易鸿看了看向南,笑着问道:“前几天,我跟齐文超和许弋澄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这个小许在饭桌上还谈了谈集团化的设想,你们现在打算成立集团公司吗?”
向南想了想,说道:“这个事情前几天他跟我提议了一下,我暂时还在考虑。”
“嗯,集团化有集团化的好处,一个是可以整合统筹集团的内部资源,提升整个集团的企业形象和影响力,另一个方面,集团化之后的统一管理,也能节省不少人力成本和经济成本。”
江易鸿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只是一般性企业的情况,文物修复类公司,目前国内还没有出现过集团化公司,具体怎么样也搞不清楚,这件事你得自己想清楚了再行动。”
向南笑着应了一声:“我会的,老师放心好了。”
在江易鸿这里坐了一会儿,向南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和江易鸿告了别,拎起背包离开了古陶瓷修复中心。
不过,他可没有直接下楼,而是直上三楼,来到了青铜器修复中心,准备将另一盒茶叶交给张春君老师。
青铜器修复中心,一旁的大修复室里围了好几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文物修复师,似乎是在观察某件残损文物,卢国强也在其中,正趴着身子,手里拿着放大镜,看得很仔细。
腹黑宝宝:妈咪还很纯 童年。
向南站在门外探头看了一眼,人太多,没看出来这些人在干什么,他也没太在意,收回脚准备到走廊那边的办公室里去找张春君。
刚走了没两步,卢国强就在身后喊了一声:“向专家,你来得正好,来帮忙看看,这件青铜器是哪个年代的?”
向南回过头来,朝他笑了笑,说道:“你们都看不出来,我哪儿看得出来?”
“你见多识广嘛,别谦虚了,快来看看!”
卢国强朝他使劲招了招手,虽然他只是个资深修复师,不过他跟向南合作过多次了,两个人的关系很好,说起话来也没那么多客套,随意得很。
重生之极道人皇 夏伊水心
向南有些无奈,只好走了过去,一起来到了大修复室里。
其他人跟向南虽然不熟,但多少也有些脸熟,再加上向南名声在外,又是张春君的得意弟子,因此大家对他很客气,见他来了,也都纷纷跟向南点头打招呼。
向南一一点头回应,然后跟着卢国强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摆在陈列台中间的那件将近半米高的青铜器。
瘋狂內功
这件青铜器器形硕大,是一只四肢着地、呈回首状的狮子,这狮子双目呈褐色,怒目圆瞪,张嘴露齿,四肢强壮有力,尾巴和腿部鬃毛随风飘舞。
在狮子的身上,则屈腿盘坐着一个深目高鼻的胡人,他头上戴着兽形帽子,身上穿着胡服,脚穿长靴,是典型的西域少数民族相貌和装扮。这胡人左手高高举起,像是在高歌起舞,在他的腿部还趴伏着一只小狮子。
向南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这原来是一件青铜器香薰,上面的胡人是盖子,座下的狮子腹部中空,可以放置香料,当香料燃起时,烟气可以从狮嘴中逸出,也可以从胡人高举的左手袖子里袅袅而上。
夜之呓 夜残
这件青铜器香薰造型精致,设计巧妙,是一件颇为难得的精品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