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納米崛起-第二百二十六章 極限壓迫展示

納米崛起
小說推薦納米崛起纳米崛起
双手抱脸的查尔斯,如一具行尸走肉,瘫在沙发上。
兔死狐悲的马地臣、胡安等人,也感到心情异常沉重。
外面天气阴沉,厚厚的积雨云,不时有电蛇探出,不一会,在电闪雷鸣中,一场倾盆大雨如期而至。
不知东西南北风,夹杂着雨点,击打着玻璃窗,盛夏的燥热被瞬间洗去,还有那人间的喧嚣和尘土,一起被雨水冲走。
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和大连矿石交易所内的人声鼎沸,有一种强烈的落差感。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在交易席位的几个操盘手,发现纯铁烧结砂的价格,在收到必和必拓的破产保护消息后,出现了快速拉升。
“喂,李总,收购50万吨铁砂?”
“现在价格是1836元……”
“买下来,两千以内,有多少吃多少。”
几个操盘手一边夹着电话,一边双手在键盘上飞舞着,电脑的期货交易页面上,铁砂价格一路飙升,一度逼近2000元每吨的大关。
从上午开盘,很多人就一直在操作,或者匆匆忙忙的打电话。
在顶层的总经理办公室,李宏文对于市场的反应,并没有感到什么奇怪,敌人开始倒下了,证明蓝星矿业等人公司,要称霸全球矿石市场的时代即将到来。
而之前的铁砂价格,明显处于偏低的状态,估计各个金融机构的市场评估,铁砂价格应该在2200~2800元每吨,才是正常的市场价格。
優秀玄幻小說 《納米崛起》-第二百二十六章 極限壓迫展示
很多金融机构开始借壳,收购市面上的期货,他们在赌必和必拓他们倒下后,蓝星矿业等公司,会提高铁砂价格。
稳坐钓鱼台的宋世嘉,和其他几个矿业集团的老总笑道:
“桃花扇上说: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莫过于如此。”
这些话,既是在说必和必拓他们,也在说那些金融投机者们。
罗拓摇头说道:“必和必拓的楼塌了,不知道力拓、淡水河谷、FMG还可以支撑多久。”
“快了,也到了收网的时候了。”宋世嘉拿出一份文件,这是他们之前制定的方案。
一说起这件事,一旁的五矿集团副总,就有些担忧起来:“之前中铝并购力拓,被澳洲方面阻止了,这一次对方可能故技重施。”
宋世嘉淡定得很:“今日不同以往,他们可以阻止,我们也可以玩死他们,一个靠矿石和农产品的二流子,还以为自己是什么新鲜萝卜皮吗?”
事实上,这一次的情况,确实和上一次中铝并购力拓不一样。
当时的中铝,手上除了钞票,只有一个市场牌可以打一打。
而现在的六大矿业集团,手上拿着全球最庞大最齐全的矿石生产量,也是全球矿石成本最低的,同时还背靠全球最大的金属冶炼市场、工业国。
拿着一手王炸,请问怎么输?
基本就是立于不败之地,就算是没有办法收购,矿业联盟也可以锁死澳洲的矿业公司。
“他们会答应的,如果不答应,我们可以搞垮必和必拓,就可以搞垮其他矿业。”宋世嘉瞳孔中,闪烁着冰冷的目光。
罗拓作为矿协的新任理事长,也参与过矿业联盟的战略计划制定。
其实要搞垮其他矿业公司,用那帮ABCD的三板斧即可。
第一步,就是拉升矿石价格,引诱对方扩大产能,要扩大产能,就必须采购设备、修建基础设施、雇佣工人之类。
等到对方开始投产,直接来一个高位回落,将矿石生产变成无利可图的生意。
大笔投资后,还没有进入盈利,就遇到市场价格跳水,很多公司在这种冲击下,会直接资金链断裂,如果负债率太高,甚至会直接破产。
资本世界的企业,和国内企业不太一样,除非获得特殊保护,不然很难活下来。
这一套方法虽然简单,但是在市场、原材料、加工都占据核心的情况下,基本可以对所有的行业,造成致命的打击。
这也是ABCD,这帮国际粮食集团屡试不爽的阴招,除了在华国吃瘪过几次,在资本的世界,很少有企业和地区,可以扛得住他们的冲击。
就在必和必拓申请破产保护的第二天,力拓、淡水河谷、FMG,三家的谈判团队,再次求见李宏文。
这一次李宏文没有拒绝。
双方时隔大半年,又一次在谈判桌上见面。
此时当时还非常硬气的国际矿业公司们,必和必拓倒下了,只剩下力拓、淡水河谷和FMG。
代表矿业联盟的罗拓,双手十指交叉,微笑问道:
“各位,今天打算谈什么?我首先声明一件事,如果这一次谈判不能达成一致,你们就不用再来了。”
罗拓一上来,就是一个下马威。
在这种极限压迫下,力拓的商业代表马地臣,强忍着内心的憋屈和怒火,干笑着回道:
“我们这一次,是为了双方的合作共赢而来,希望在各种矿石上,和贵方达成一致。”
一旁的胡安也跟着附和起来。
皮笑肉不笑的罗拓,看了一眼憋屈的马地臣和胡安,将一份文件推过去。
有些手忙脚乱的马地臣,迫不及待的翻看文件,一翻开的第一眼,收购要约这个单词,就刺痛了他的玻璃心。
而淡水河谷、FMG,也收到了各自的收购要约合同,顿时胡安脸色变幻了几次。
矿业联盟的苛刻条件,其实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只是收购的股份比例,和股份价格,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67华元收购67%的股份,简直是在羞辱他们。
没有看错,不是67亿米元,而是67华元。
握紧拳头的胡安,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贵方的收购比例太大,价格太低,我们公司难以接受这种合同。”
“哈哈……”宋世嘉笑着反问道:“你们现在每天亏损多少钱,加上那些贷款利息,就算没有亏损一个亿,也至少要亏损几千万米元。”
宋世嘉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继续逼问道:“请问,全世界还哪个公司,有能力让接盘你们的公司?”
“……”胡安、马地臣等人,顿时沉默下来。
罗拓笑眯眯地打开多媒体,在幕布上投影出力拓、淡水河谷、FMG的亏损和负债率。
“收购你们公司,也意味着我们要承担你们的债务,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马地臣知道自己无法做主:“非常抱歉,我需要和总部沟通一下。”
“没关系,反正你们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太阳下山之前,我们都在这里。”罗拓做一个请的手势。
听到这话,马地臣等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现在都希望三点半了,太阳下山之前,就剩下两个半小时。
急匆匆来到会议室外,马地臣和墨尔本总部汇报了谈判情况。